爬墙老人居然因为小锅盖们爬了回来

【七折/ABO】非一般式校园恋爱

-学生祺Ax老师泽B


-


李天泽已经放弃希望了——他在这里站了快有一刻钟了,他那个不靠谱的大学同学还是没来接他。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校园里人格外地多,大多是提着大包小包的新生,不外还有些大二大三的学生来帮忙拿行李以及带着新生们去找宿舍。

 


  大部分来帮忙的都是Alpha,其中还有几个Beta,大概是来帮助一些Omega新生的。李天泽来之前还是做了些功课的,X戏和大部分学校没区别,对于Alpha和Omega有着较为清晰的界限划分。宿舍分开这是肯定的,而在X大Beta也有单独的宿舍楼,只不过Beta可以出入三栋宿舍楼,而Alpha或是Omega只能出入自己所在的宿舍和Beta宿舍;授课方面,Alpha、Omega一般不安排在一起授课,Beta的话则没有太过严格的分配。


 

  虽然说宿舍划分严格,授课方面也有注意,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校园里AO结合的事还是不少见。现在大部分Omega思想也比较开放,都愿意找一个Alpha伴侣来度过发情期,而不是再一味地使用抑制剂。目前研发出的抑制剂已经将其对人体的副作用减到最小,但并不是完全消除。之前甚至出过几起事故,就是因为Omega使用了较便捷、强力的抑制剂而导致严重病症甚至是死亡,这种情况在体质较为强健的Alpha身上目前还未发生过。但这种消息很快被压下去,现在年轻Alpha、Omega还是更喜爱使用这类快捷的抑制剂。


 

  李天泽想着想着就松了口气——还好他是个Beta。在性别分化前他就认为自己会是Beta,但家里人有些担心他会分化成Omega,甚至给他灌了几个月所谓的中药偏方,好在最后的结果还是在大家意料之中了。当时贺峻霖还跟他开玩笑,要是他分化成Omega就一定和他谈恋爱,结果最后贺峻霖自己却分化成了Omega,拿到报告单的时候差点扒拉着教室窗户往外跳。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性别,两人从高中一直到大学也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想到贺峻霖,李天泽又要在心里暗暗埋怨他,都快二十分钟了,连他人影还没见着。李天泽本想中午请他吃顿饭,现在只想好好宰他一顿。

 

  “同学?”


 

  李天泽还在放空,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下肩,条件反射地往后跳了一大步,险些没有站稳。对面的人似乎也是被他的反应吓到了,手停在半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李天泽有些疑惑地盯着那人,高个子差不多快有一米九了,以李天泽自从分化后就没长多少的身高,要稍微抬点头才能看到那人的正脸。


 

  能嗅到一股淡淡的信息素,应该是个Alpha吧。李天泽松了口气,然后反应过来刚才的行为有些过激了,赶忙给对面的人道歉。同时脑子里又开始回想那人到底对自己说了什么。

 

  “没关系没关系!”马嘉祺连忙摆手,然后对李天泽笑了笑以缓解尴尬。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天泽瞄到他脚边的一堆行李,有些惊讶,心想着这居然才是大一新生。他再次抬头将面前的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如果不是那些行李,就算说他是X戏的老师李天泽也会相信的。


 

  “我想问一下A605寝该怎么走,刚才照着地图走没有找到。”很显然,这个Alpha没有得到其他Alpha和Bate的帮助。他微微低下脑袋看向李天泽。想到对方是个学生,李天泽一种身为老师的责任感就来了。他认真地研究起马嘉祺递过来的新生手册上的地图,只留给马嘉祺一个后脑勺。


 

  “应该是沿着这条路走,”李天泽用手指在地图上划拉了两下,“然后在这儿左拐就好了。”他用指尖用力按了下地图上某个地方,抬起头看了眼马嘉祺,却发现那人在面带笑意地盯着自己,李天泽甚至都能看见他那两颗尖尖的虎牙,心里有些痒痒的。当马嘉祺回过神来,发现李天泽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看着自己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失礼,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李天泽再说一遍。李天泽心里觉着这人有些奇怪,但出于对他莫名的好感,还是照着刚才说了一遍。


 

  可马嘉祺还是分心了。他就看见李天泽有些肉肉的手指挥动,脑子里全是李天泽那双睁得老大的眼睛。



  还是自己去找吧。马嘉祺心里暗暗想,谁让自己麻烦别人指路又分心。但他想到李天泽刚才那副充满疑惑的表情和瞪大的眼睛,没有缘由地心情愉悦起来。他将大的背包挎到肩上,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有些吃力地把地上的纸箱抱起来。李天泽无意间看到他手臂上因用力而凸起的青筋。


 

但马嘉祺却在起身时一个踉跄,险些向后摔去。


 

  虽然是个Alpha,但力气却有点小。李天泽觉得挺有趣的。他主动从马嘉祺手里接过那个纸箱子,想着贺峻霖这家伙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到,干脆就帮他搬到宿舍去,也算是做老师的帮助同学了。


 

  “谢谢。”纸箱本来也不算太重,再加上马嘉祺心里有那么些想和李天泽多待一会儿的想法,便没有客气地让他从自己怀里接过纸箱。


 

  李天泽的身高在Beta中还算中等偏上的,一米八出头一点点,但和马嘉祺相比就有种小了一号的感觉。马嘉祺偏过头就能看到李天泽头顶一撮不安分的头发——随着李天泽走路的节奏一翘一翘的,这让马嘉祺觉得他的发质很柔软,又联想到揉起来会是怎样的感觉。


 

  他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低领毛衣,外面套着一件棕色大衣。本来从马嘉祺的视角能隐约看到锁骨和小部分本会被衣服掩盖住的部分,但却全被李天泽胸前的箱子给遮了个严实。马嘉祺有些后悔给他抱着箱子了,但李天泽却好像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把箱子紧紧抱在怀里不放。马嘉祺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儿帮忙搬东西会这么开心,但是觉得他这幅样子可爱极了。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李天泽突然侧过脑袋问起马嘉祺,脸上带点笑意的神情立马撞进马嘉祺眼里。马嘉祺连忙把名字报上,他差点就想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统统报个眼前的人,但他极力克制住了,也只是回问了名字。


 

  “我叫李天泽。”李天泽说完便踮起脚张望了一下,“前面就到宿舍楼了。”


 

  马嘉祺快步向前把玻璃门推开,侧身让李天泽先走进去。

 

  爬六楼到底是有些吃力,李天泽把箱子放到A605寝后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腿和胳膊,看着一旁提着行李箱背着包上楼的马嘉祺连气都没怎么喘,突然感觉到年轻真好。


 

  李天泽在那揉胳膊揉腿,马嘉祺就偷偷瞄他两眼,瞄到了他下巴和脸颊上被纸箱蹭到的灰,不自觉地伸手帮他轻轻抹掉。李天泽还没反应过来,马嘉祺就飞快地收回了手,心里暗念了快一万遍该死。


 

  李天泽看见马嘉祺的耳根突然一下红得厉害,突然忍不住小声笑了出来,马嘉祺更不敢抬头看他了。李天泽想着这小男生都上大学了还是意外地纯情,李天泽都觉得没什么他却害羞了。


 

  “那我先走了?”李天泽身子向着马嘉祺那边凑了凑,马嘉祺垂着眼闷闷地回了句“谢谢。”,又突然抬眼看向李天泽。


 

  “你真的很可爱。”

 


  这下换成李天泽红耳根了,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看着对方又跑出来的虎牙更是有些手足无措,想着既然已经打过招呼了干脆就走算了,于是飞快地逃出A605寝室。

 


  跑到宿舍楼下,李天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贺峻霖就来电话了。

 

  “李天泽我说你,给你讲好了在A楼前见面,你人呢你人呢?”

 


  “行了行了我这就过去!”李天泽飞快地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傻了。本以为李天泽会反驳两句拌个嘴,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这么急匆匆的。

 

   李天泽回想了一下马嘉祺刚才做的事和说的话,想着这种小男孩儿就是不给自己这种25、6岁的单身汉留活路,将来放出去就是祸害人姑娘家啊。

 

   搞不好还不只是祸害姑娘家。李天泽突然这么想到。

  


TBC-


自己想写的梗都写不来.jpg 希望有太太来搞搞这种师生年下AB恋 这三个设定我都可以说是很喜了


关于一些细节的设定下节会讲!!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