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老人居然因为小锅盖们爬了回来

【七折/ABO】非分之想(上)

-学生祺Bx白领泽O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

马嘉祺那小子突然一把抓着我手腕就往外走,力气大得吓人,我使劲甩了两下也没甩开。这会儿他跟换了个人似的,估计是酒喝得有些过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吧台旁的那个Alpha笑笑,做了个“sorry”的口型,他耸了耸肩,郁闷地喝了口酒。

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我连他的名字都没问,不过也没什么必要问。

“诶、诶!马嘉祺你慢点走!”我有些不满地冲他喊,他抓得更紧了,手腕处那块被手表表带覆盖的皮肤给他一抓,生疼生疼。

我也不敢再多嚷嚷什么,这小家伙认真起来比Alpha还要难搞,也许是年轻人吧,火气旺,火气旺。

突然地,他将我往路边不知道哪堵墙上用力一按,左手护在我的脑后。我估计这一撞他的手得擦出血,但他丝毫没有吃痛的样子,右手抓着我的手腕更紧了。

“为什么?”

我没太懂他的意思,有些不知所措地抬眼看向他。这一看我心里猛地一紧,他红着眼眶,胸膛因为呼吸急促而不断起伏。

“为什么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等等——?


-

我叫马嘉祺,是个Beta。

这种从自性别分化到现在都快用烂的自我介绍,我自认为已经能用最平常的口吻说出来了。

没错,我是个Beta。这件事敖子逸直到现在还在怀疑,要不是从我身上他嗅不出丝毫正常Alpha应该有的信息素,他绝对会拉着我直奔医院,让那个给我开分化报告单的护士赔礼道歉。我倒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拿到报告单时心里有些落空——我想青春期的小伙或许都希望自己能分化成Alpha?反正我觉得Beta挺好。

我一直保持着这种想法,直到我遇到李天泽。

那天大概是他们公司的什么年会吧,在某家餐厅的一个什么什么厅举办活动。我们宿舍几个和认识的朋友恰好也凑个热闹,在那家餐厅的自助餐区订了座位。

本来只是去上个洗手间的。回来途中经过那个大厅的门口,李天泽有些匆忙地快步走出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天他穿着棕色大衣,有些长的毛衣袖子从大衣袖口露出,快把他整个手包在里面;戴着一副细框金色眼睛,但这副眼镜完全被他那双眼睛抢了风头。

他似乎是看到我在盯着他,快步朝着我走来。

我当时有点愣,想着是不是这样太不礼貌,弄得别人要来找我麻烦。

但当他走近的时候,我就舒了口气。他比我目测起来的还要小只一些,而且离得近了就能嗅到他身上一股好闻的香味,很自然,我几乎没想过那可能他喷的香水。

我还没来得想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他就先开口了:

“小伙儿帮我个忙。”他眼睛朝我眨了眨,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点头答应了。

他身上还有点烟酒味,样子也有些醉醺醺的。看样子是很受欢迎被人敬酒,推脱不开。

有脚步声传来,我看了眼他身后,跟过来一个喝得烂醉的中年男人,看样子应该是他们公司里的什么人吧。李天泽立马挽着我的手臂,整个人靠在我身上,对那人笑眯眯地喊了句“吴总”。

那位吴总不满地瞥了我一眼,“小李啊,这个是你什么人啊?”

“啊,这个是我男朋友,我喊他来送我回家的。”他回头朝我笑了笑,我强装镇定地点了点头,愣是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这吴总也没什么话可说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嘲讽般地蹦出一句“什么啊,是个Beta。”

我刚想开口反驳些什么,李天泽快速地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接着笑眯眯地回应,“吴总可能不知道,我就是比较喜欢找Beta。”


总算是把那吴总打发走了。我当机的大脑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有些愣愣地看向李天泽。他朝着那个吴总的背影翻了个无奈地白眼,然后转身看向我。

“谢谢你啊小伙子。”他拍了拍我的肩以示认可,“你不知道那个老家伙有多烦人,仗着自己是个Alpha有多了不起。”他没好气地说了两句,然后对我笑了笑,挥了挥手准备离开。

“我帮你叫辆车吧?”看着他走路都有些不稳的样子,我快步赶上去,他朝我摇了摇脑袋,面带笑意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去。

他笑起来很好看,信息素的味道即使是掺杂在烟酒味中也是很好闻。我还是没能闻出来到底是个什么味,但大概能确定了,他是个Omega。


我摸了摸脸颊,感觉那个吻莫名挺甜的。



-


再见到上次餐厅里那个小伙儿就是后话了。

说实话第二天早上起来想想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因为我本身就对吴x那种Alpha反感得很,再加上之前几个合租的室友也都是脾气性格都不错的Beta,对Beta本身就有好感,借着酒劲,一下就亲上去了。

行吧,还有点觉着那小伙子长得好看的因素——说实话,看第一眼我都觉着是个Alpha,但是隔着点距离没闻到信息素的味儿,靠近了就更能确定是个Beta了。

个子挺高的,昨晚隔着棉质衣服隐约能感觉到有点肌肉,就是瘦了点。

好的好的,打住。当我知道马嘉祺居然才19岁的时候,差点没忍住问他要身份证确认。要是知道这才是个根红苗正的大一小男生,说什么我也不会亲那一下的。

作为一个很快就要25岁、四舍五入就要30的人,心里还是有那么点老牛不该吃嫩草的自觉的。

说起第二次遇见马嘉祺,是在当地一家比较大型的购物商场。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拉着贺儿陪我去喝个下午茶,他却又被老板一个电话喊过去加班了。女老板真的很可怕,坐他对面我都能听到那声瘆人的“贺峻霖!”。他一副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的模样跑去加班,就把他这个为了出门见他还特别重新洗了头吹了头发搞好造型的朋友给撂下了。

我就勉为其难将他那份一口都没动,钱也还没付的千层一起吃光了。

正吃着呢,抬头朝店外瞟了一眼,就看到马嘉祺和他俩室友正在晃悠。这帮小伙子居然周末成群结队出来逛商场,可能真的是我老了,有点看不透。

然后我最不敢想的事情发生了。马嘉祺成功地看见了一个人坐在窗边座位的我,和旁边的朋友说了几句,然后向着这家咖啡店小跑两步过来。


-

实际上我推门进店的时候还没想好该和李天泽说什么,怎么开口,也没想到我这样做会不会让他很尴尬。

我只是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想跑过去。


-

“嗨。”他很自然地朝我打招呼,然后看了看桌上的空盘子,“这里有人坐吗?”

“没有没有,本来是我室友,但是他放我鸽子了。”他听完就迅速在我对面坐下,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是很敢看他,偷偷瞄了眼店外,他两个同行的朋友估计先行去兜商城了。

看样子他短时间内是不准备走了。李天泽你已经死了。

然后是长约3秒的沉默,我决定动用一下我的智慧来缓解尴尬,也算是对马嘉祺昨天帮忙的感谢了。

“不喝点什么吗?”我从一旁放糖和奶精的小盒子旁抽出一份饮品单,然后递给他,“我觉得这边的纯美式很好喝,不过这家的比一般的要苦,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突然找到了常年喝咖啡的少数好处之一,关键时刻可以憋出一大段话用来缓解尴尬。

“那就要这个吧。”他低头看着饮品单笑了笑,能看见他的一对虎牙,虽然看起来有点歪歪扭扭的,但是很可爱。就因为这对虎牙,他在我心里的年龄估算起码能小三岁。

他还要了份甜点。看他关于糖分之类的要求还挺了解的,忍不住开口:“看来一定是经常来咖啡店了。”

“也不是,”他把饮品单递给服务生,然后看向我,“以前在这样的店里做过兼职。”

“啊,原来是这样。”突然和他对视还有点怪不好意思了。他眼睛不大,但是眼尾是有点上翘的,那天没仔细看,现在看看还觉得挺好看的,尤其是现在还带着笑意。真搞不懂这么好的Beta为什么没个小女朋友和他一起出来逛街而是一群男生。


“对了,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请问——?”

“李天泽。”

“马嘉祺。”

马嘉祺。我默念一遍这个名字,然后想不出来该如何回话。谢天谢地,一杯热美式适时地端了上来,旁边还放着一份提拉米苏。

他对店员说了句“谢谢”,然后将桌上的空盘端给她。

我一边感叹真是个好小伙,一边开始解决自己盘子里的甜品。他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对我笑了笑示意要离开一下,我也对他笑笑,看着他走到柜台旁。

个子也很高,得有185。Beta里面能有这样的身高已经很优越了,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现在的小姑娘都看不上这样优秀的Beta吗。

倒是像吴x那样油腻Alpha,公司聚一次餐搂一个年轻小姑娘,从来不带重样。

很快他就回来了。我和他各自看了会儿手机没有说话,估计是他的朋友在催他了,他快速解决了那块儿提拉米苏,然后拿起装着美式的纸杯,坐在对面等我。

我也差不多吃好了,起身准备去结账,我看向他,问他要不要一起,他点了点头就跟在我的身后。

“这位先生,您的费用旁边这位先生已经帮您结过了。”收银台的服务员朝我笑笑,我回了句“好的”就拉着马嘉祺往外走,到了店外飞快掏出手机。

“这怎么好意思,我转账给你吧?”我手机差点没拿稳,还好我眼疾手快。

他先没回答,默默掏出手机让我扫了个二维码,但是不是付款码,是添加他的微信。

“上次也算是我占了你的便宜,这次请你一顿下午茶是应该的吧?”

我当时就想挖个地洞了,怎么说也是我占了他的便宜,现在还让人请了下午茶,欠的人情又多了一份。

说到底还是贺峻霖的错,叫他放我鸽子。

“好吧,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按下绿色的按键,成功添加。

大不了之后再悄悄转给他。嗯,找到了合理加x信的理由。

“朋友那边在催我了,我先走了?”他低下头——我发现他讲话总是看着别人的,是个好习惯,眼神也很温柔,要是这样的人看着你提出什么要求,大概是没法拒绝的吧。

“快去吧,拜拜。”

“拜拜。”


-

敖子逸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在他盯着我超过三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他有什么好看的。

大家都是Beta到底有啥好看的。

“不是我说,兄弟,你和谁聊天呢笑那么开心?来来来给三爷我看一下——”

“诶不是,三爷,这种事情你还是别知道的好。”我飞快把手机锁屏,然后把敖子逸赶回对面床铺。

敖子逸严肃地紧闭双眼,盘腿坐在床铺上,双手放在膝盖处,手指晃来晃去。

“不行,你三爷我掐指一算,你背着兄弟们脱团了。”

“三爷放过我吧,我哪敢啊。”我有点哭笑不得,我倒是也想早日脱团啊,重点在于我和李天泽还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嗯,认识一个月了,普通朋友也算正常进展吧。

“那你就是傻了,”敖子逸跳下床,穿好鞋,不知道从哪儿搜出一个篮球,一把过来勾住我的肩,“少年人,打篮球吗?”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

“好吧,”敖三爷彻底放弃了我,摇了摇上铺莫名睡着了的张真源,“诶!打不打篮球!”

“打、打。”张真源飞速坐起身来,揉了两把头发,然后飞速爬下来穿鞋、套外套,然后对敖子逸说“走吧。”,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对于他这种完全没有缓冲的起床模式,我直到现在还很佩服。

“小马哥不来?”

“不了不了,你们快去吧。”我摆了摆手,敖子逸一把压住张真源的肩,说是今天要把楼上寝室打哭。

“小马哥根本就不会打篮球!”陈玺达扒拉着上铺栏杆对着出门的两人喊了声,我向上铺扔了个枕头,完美击中了陈玺达。

“你快专心打你的游戏吧。”

“又要输了,没劲。”他干脆把手机锁屏,“跟三爷打篮球去。”

“快去吧。”我松了口气,“赢了今晚说不定楼上就不会半夜嗨歌了。”

陈玺达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跑了出去。

这帮小祖宗终于是走了。我瞅了眼手机屏幕,一解锁才发现已经弧了李天泽快五分钟了。




天泽:你居然才19岁?????

+7-7=0:对啊

天泽:太可怕了吧

天泽:我以为你已经大学毕业了

+7-7=0:可能是我长得比较着急吧


-

其实我算的也没错,22岁嘛,22-3=19,这么一看我的估算命中率还是没掉。


软性饮料:嗯 是有点着急 主要是个子太高了

马嘉祺:还好 我上铺比我长得还着急

软性饮料:你是 在X大就读吗

马嘉祺:嗯 是的

软性饮料:那还不错啊 但是将来出来工作还是不好找

软性饮料:不过你条件好 光是外形就加分了

马嘉祺:嗯 其实也就普普通通


好一个普普通通。我在心里翻了个翻到天上的白眼。


软性饮料:好了先不说了 晚上那边还有个应酬

马嘉祺:好 记得少喝一点

马嘉祺:有必要可以打我电话


现在请允许25岁的李天泽内心波动一下。天知道小男生说这种话为什么这么叫人心跳加速,可能是我太久没谈恋爱了吧,贺峻霖那家伙知道了能笑我一年。


软性饮料:我知道啦




TBC-

手机速打所以可能 一万个错别字 欢迎捉虫


无终歌会更的【即使只剩两天假期也依然很有勇气










评论 ( 7 )
热度 ( 85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