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催更的仙女们!虽然催了可能还低产!

送别

#去电影院看了恶棍……印象最深的就是主题曲

 

#抒发一下(犹如滔滔江水一般的脑洞)

 

#其实只是为了安利BGM

 

#从上周看完之后拖到了现在……

 

 

#勉强算是元旦贺文

 

BGM: http://url.cn/j4l36Z

 

答应我,戳进去,一定要听着BGM来。

 

 

 

 

 

 

 

 

 

 

 

-就这样过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不知多少年。

 

-在过去,未来,现在,多少蹉跎,唯独没爱过。

 

-我们共数一圈,两圈,三圈,五圈,百圈,不知多少圈。

 

-爱过活过,嗖啷,今生已值得。

 

 

-

【注,其中设定:马思远天宇文等与Karry同级,千智赫跳一级也和Karry同一级(至于理由是什么你们自己想)】

 

 

 

  这大概是千智赫认识Karry来第三次要送走Karry。

 

  几年间Karry不断往美国去,如今高考完,Karry考到了美国去,毕业后准备从事翻译的工作。马思远一边啃着薯片一边说,唉,就你那样子,人家外国姑娘那么奔放热情,说不定就被留在美国回不来了。

 

  “马思远,咱们给Karry男神践践行呗。”

 

  “对啊,我记得某人好像放了我们一次鸽子,得补回来。”马思远说着一下打在伸往自己薯片袋子里的手,疼得天宇文嗷嗷直叫。

 

  当事人却一副不算很感兴趣的样子,马思远见千智赫来了,又瞄了一眼笑的跟叉烧包子似的Karry,开口:“诶智赫~暑假如果要给……要玩的话你觉得去哪最好?”

 

  “嗯?这个?”千智赫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厦门吧。”

 

  “为什么?”Karry看着有些呆呆的小学弟。

 

  “因为……厦门有海啊。”千智赫看着一众人疑惑不解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嘴角两个小坑又陷了下去。

 

  ”你喜欢海?“

 

  ”嗯……对啊。“小学弟果然还是不适合撒谎,眼睛不自然看向了Karry一下,随后又把眼帘垂了下去。

 

  ”那好,这周三去厦门玩,给Karry践行。“

 

  ”诶?“

 

  千智赫愣了下,随后才知自己被马思远套住了。

 

  自己喜欢厦门,而且考完试,又放暑假了,作业也没了,没理由拒绝。

 

  Karry暗自为马思远点了个赞——不愧是一哥,关键时刻脑子还是很好使的。

 

 

-

 

  说走就走,或许也是这些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儿才有的专属特权。六人马不停蹄赶到厦门,第一晚先住进了马思远早就预定好的酒店房间,两人一间。马思远自然”好心“把小学弟安排到Karry那间,而自己和宇文一间,另外俩一间。

 

  完美。

 

  Karry先让小学弟洗漱完,自己再走进浴室冲了凉。顿时感觉被海风吹得那股黏腻劲儿没了,再舒服不过.

 

  毛巾耷拉在肩头上。Karry走出浴室,看了眼已经睡熟的小学弟,却一下也移不开目光了 。

 

  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去看他,虽然真的很想很想。但即使没有很认真看,还是能记住琥珀一样的双眼,深陷的梨涡,魅惑的声线,忍不住跑出来的卧蚕,细碎软哒哒的刘海。

 

  记住的记不住的,好像都不太一样,试过的没试过的,也好像没那么重要了。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样,大概吧,所谓的眼神。这小家伙根本管不住自己的眼神,待在自习室里总能感受到炽热的目光,每次都看的Karry红半边脸,说是被晒得。

 

  Karry轻手轻脚爬上床,无奈酒店的床实在是太软,还是发出来”吱呀吱呀“的轻响。千智赫哼唧了几声,没有再拿后背对着Karry,完全一副投送怀抱的样子。Karry忍不住又看了几眼软的想让人揉一揉的小学弟,轻轻说了声”既然是你主动转过来,那我不客气啦。“随后还真不客气的钻进被窝,轻轻搂住小学弟,极力抑制住想去偷偷吻一口的冲动。

 

  ”晚安。“          

 

 

 到最后只是轻轻把手搭上了千智赫的腰,还是没敢整个把他揽入怀里。

 

 

 

  隔天早上待千智赫醒来后,Karry早已经洗漱好了。

 

  “Karry学长早……”

 

  “快去洗漱吧,一会他们该催了。”

 

  千智赫坐起来,放空了一会,然后依然半梦半醒搬跌跌撞撞走向洗手间。Karry还真有点担心小学弟会“吧唧”一下摔倒在地,心想着能英雄救美来一次。但最终还是目送小学弟走进浴室,轻轻掩上了门。

 

  千智赫看着台盆里还冒着热气的洗脸水和一旁挤好牙膏的一次性牙刷,顿时清醒了半分,又感叹道Karry学长真是对每个人都很好,难怪到哪儿都能吸引一群女生,甚至还有几个……男生,就像千智赫这样默默花痴的,注定暗恋一辈子的人。

 

  怂爆。

 

 

  “智赫,好了没?”

 

  “啊啊等一下!”

 

  千智赫快速拧起毛巾胡乱擦了把脸,又拿起牙刷刷起牙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千智赫有些习惯Karry用亲昵的叫法叫他,虽然还是会有些“扑通扑通”的感觉,但只要想到Karry学长也会用这样的语调语气叫别人,似乎也没有那么开心紧张了。

 

  这不是专属他的,是Karry对每个人,都是如此的。

 

  千智赫想着,换上昨晚换下在洗手间的牛仔裤,习惯性挽起裤脚,匆忙走出了浴室。

 

  刘海乱得不行,都是因为刚才胡乱擦脸时被撩乱的。Karry看着顶着一头杂毛的小学弟,心情又愉悦起来,伸手一下一下的理着,因为不敢用力的缘故,所以理得极其慢,总算是理正了小学弟的发型。

 

  千智赫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摸吓了一大跳。想起以前Karry学长也会时不时转身帮自己理刘海,刚才郁闷的心情全然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Karry的动作极其慢,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一人主动一人配合站在沙发旁。Karry似有意似无意的又放慢了些动作,像是留恋着小学弟的发丝——不同于同龄男生那么刺手的头发,而是柔软没有定型的,所以很容易乱,被风吹一吹都能成中分。为这事马思远还推荐了智赫好几款洗发水,可依旧没有太大的作用。Karry就是喜欢这样软趴趴的头发,以及抚摸后残留在指尖那种独特的洗发水味儿,不是马思远推荐的那几款,而是小学弟一直用的一款。

 

  如果摸得久一点,味道会不会永远残留着,陪着自己度过四年离开的他的生活。

 

  “走吧。”Karry说得极其轻声,像是不舍得打破这种氛围,随后轻轻按了按千智赫头上翘起的呆毛。

 

  这次这缕从不轻易屈服的呆毛竟然服服帖帖被顺了下去,Karry满意的笑了笑。

 

 

 

 

  这一行人可算是惹眼。这天天气特好,马思远和天宇文兴致勃勃领着另外四个到了鼓浪屿乘船点。从借宿的酒店走到能打的的街道上有那么段距离,六人显示找了家早早开张的小店铺吃了早饭,马思远买了印着“辛辛印象”四个字的六本盖章本,说是要把上面每个店铺都去一遍,盖满章,这才有意义。

 

  依然是两个人两个人走,千智赫自然乖乖跟着Karry走了——毕竟千智赫是个不但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还看不懂地图的极品路痴。

 

  一行人先上了船,一窝蜂跑到最上层没有座位但视野极好的地方,迎着海风张开双臂。马思远差点被略过的海鸥擦到脸,兴奋地哇哇直叫。相比之下另外几位可就安静多了,吹吹风风晒晒太阳,天宇文则自拍一张po上了微信,一群花痴女又开始点赞。不过她们的焦点在只有半个背影的Karry身上,而不是一脸阳光灿烂的天宇文身上。

 

  鼓浪屿可是文艺青年的主场。各式各样合乎着鼓浪屿风格的店铺一家接一家,才上午就已经人来人往。Karry看着地图就找到了好几家家的特色top店铺——潘小莲,张三疯奶茶铺,联邦调茶局……千智赫像是赶时间一般火速的盖章,盖章,盖章。扯着Karry跑一般走着。Karry突然顿了步,看着小脸通红的千智赫,顿时笑起来。

 

  “傻小子,走那么快干嘛。”

 

  “我……我想快一点盖完章……”

 

  “为什么?”

 

   ”Karry学长,这里好多店,我怕盖不完……“

  ”没事,大不了我陪着你。“

 

  Karry拽着小学弟来到了一家匆匆路过的奶茶店。两人坐下来,各要了一杯用白色瓷瓶装着的奶茶,墙壁上是各式各样的涂鸦,留言,桌上摆着许多彩笔。店长姐姐说把瓶子里的奶茶喝完,就可以在瓶子上涂鸦,于是Karry就提议和千智赫比赛喝奶茶,让着千智赫赢了,小学弟高兴地和Karry换了一个瓶子。

 

  ”我想画这个猫的。“千智赫撅了撅嘴,有些刁蛮的样子。Karry自然从了玩嗨的小学弟,默默拿过千智赫身前的狗瓶,两人拿起彩笔涂鸦起来。

 

  店里陆陆续续来了人,也纷纷兴致勃勃涂鸦起来。千智赫在猫的旁边写上了”K“,然后给继续涂鸦着。Karry也开心的涂涂画画起来。两人的手上蹭上了各色的笔墨,有些脏兮兮的。各自完成了自己的瓶子,盖了章向店主道了谢,拿着瓶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店铺。

 

  ”智赫,我们去厦大吧。“

 

  ”好!“千智赫心满意足捧着写着”K“字样的猫瓶,早就把盖章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乘了回去的船。到了路上,两人没有奢侈的打的,而是乘着公交一路过去,欣赏沿途风景,好不惬意。Karry领着小学弟进了厦大,两人并肩走着,好一会没说话。

 

 

  来到涂鸦长廊前。两人买了一份厦大手绘地图,先到一旁的厦大食堂吃了午饭,随后准备穿过长廊,也算是消食儿。

 

  各种显眼名目的涂鸦,叛逆中带着不羁,也有线条柔美的。皆是历届学生留下的。有的没有文字,有的则是”我爱你“,”我爱厦大“的字样。两人发出小小的惊叹声,一路无言,一直漫步着。长廊大概有一公里长吧,两人各怀心事,总算是走到了尽头,直觉眼前一亮,太阳毒辣辣的。两人默契的相视而笑,长长舒了口气。

 

  正值下午天气最热的时候,Karry买了瓶冰水拧开,递给在一旁满头大汗的千智赫,千智赫小声说了声“谢谢”,便接过瓶子毫不客气的喝起来,一口气喝掉了小半瓶,Karry直接接过瓶子一饮而尽,随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两人绕了一圈到了一些盖章的咖啡店图书馆,心满意足盖了章,往校外走去。

 

  “智赫。”

 

  “嗯。”

 

  “其实,如果没考到美国去,留在中国,我想我会考到厦大来。”

 

  “为什么?”

 

  “因为……你的第二志愿不也是厦大吗?”

 

  “哦……”千智赫低下头笑了笑,“可我还是考到了北京,但现在我好像后悔了。”

 

  “怎么?”

 

  “北大虽好,但北京到处是污染,每天都是雾霾天;厦门不一样啊,厦门很美,空气也好。“

 

   ”可后悔也没用。“千智赫停在公交车站的候车处,无奈的摇摇头。

 

  ”是啊……“Karry看着远处驶来的大巴,”这辆应该是去曾厝垵的,上车吧。“

 

  ”好。“

 

 

  两人坐上大巴,明明有位置却都执意要站着,两人纷纷拉住扶手,跟着车子一摇一晃,来到曾厝垵时已经傍晚了。街上人来人往,十字路口车水马龙,两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绿灯,随着人潮过了马路,来到街上,空气中夹杂着烧仙草的甜腻味儿和烤鱿鱼串儿和烧烤的油烟味,路两边的有的是正式的小店铺,有的是支棱着雨棚的小摊子。Karry跟在千智赫身后,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弄丢他。

 

  “喂,马班长,对我们在曾厝垵呢,好,好等一下。”

 

  到了饭点,街上的人总算没那么多了,两人挤出人潮来到了个空旷点的地方,找着马思远说的小餐馆。

 

  “Karry学长你看!这家店!”

  店面非常的大,最上方写着“和一群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是厦门一家top的热门店铺,只不过到了饭点人少了些。千智赫推开门,门上悬着的风铃“叮铃叮铃”想起,其中一张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极其巨大的印章,地面是一个边长大约有10厘米左右的正方形,高四五十厘米的样子,千智赫废了好大劲才拿起来盖到本子上,还有一部分印到了旁边的页面上。Karry看着千智赫兴奋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走,吃饭去。”

 

  马思远说的餐馆就离那家店不远,两人上了顶楼,见另外四人都到了,坐了下来。老板娘一边给他们点着餐一边笑道,“这顶楼好久没用过了,就剩这张木桌和那几把木椅子,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有情调。”

 

  六人不约而同笑起来。不一会菜就端了上来,老板娘人好手艺也好,征服了这一群挑剔的吃货。曾厝垵也征服了他们,美食美景,真是再适合旅游不过。所有人都忘了这是为了Karry践行,谁都忘了Karry即将要走,只是觉得开心,只是觉得惬意,抛开一切杂事。

 

  晚上很凉快。六人接着逛着,路过了不少店铺。Karry 买了两根老冰棒,一根给了千智赫,其余三个跟着马思远买了冰激凌,又说和Karry那种“老干部”没有共同爱好,把千智赫塞给Karry,自己快活去了。

 

 

  两人吃了一堆,买了一堆,来到了一家书店,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明信片,慢递,快递,风景,人文。琳琅满目的绘图本,小挂饰,摆放在透明橱窗里的手工蛋糕。两人漫无目的在店里逛了起来,其中一面墙上被分成了一个一个小格子,每一格里面放着一张被包在塑料包装袋的明信片,或是附带信封或是贺卡,一格接着一格,每隔几个格子便会有一张写着“他人隐私请勿翻看”的字条。

 

  两个人找了张桌子,要了两杯丝袜奶茶和一份芝士蛋糕。千智赫好奇的翻了翻桌上厚厚的留言本,有认真写的也有涂涂画画的。两人就着本子上的留言聊了好一阵子,才想起天已经不早了。

 

  ”走吧“Karry起身,看着有些困倦的千智赫。

 

  两人打了车,千智赫迷迷糊糊睡着,脑袋歪在Karry肩上。开始轻轻挨到了一点,后来索性整个靠在上面,格外舒服。

 

  Karry看着不断变化的数字,摸了摸口袋,才发现钱快不够了,连忙向师傅喊停,背着睡得正香的千智赫下了车。

 

  末班车也错过了。

 

  Karry背着千智赫在街道上走着,海边还有不少人在玩,买着小贩摊子上各式各样荧光的玩具。尤其是那种飞天的,格外受欢迎,从街上看除了几个不时飞起的荧光物,其他什么也看不见。

 

  “嗯……”

 

  “醒啦?”

 

  “我难受……”

 

  Karry连忙看了眼蹭在他肩头的那颗小脑袋,脸颊微微泛红。Karry直接回过头用额头抵住千智赫的额头,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千智赫越发觉得头昏,呼吸急促起来。睁开眼便是Karry的脸,纤长的睫毛蹭的千智赫痒痒。

 

  “发烧了。”Karry说着脱下穿在外边的针织衫给千智赫套上,又重新背起他往酒店走过去。

 

  远远看到灯火通明的集市,沿路摆着各种小摊,凉皮,凉菜,烧烤,到处是呛人的油烟味。沿着巷子往里走,早上那家面食店已经打烊了。巷子深处与外面永远是两个世界,漆黑一片,唯有几盏忽明忽暗的路灯。靠着这几盏灯总算是回到了酒店,一进门就看到马思远几个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手机,见Karry回来了连忙凑上去。

 

  “吓死你远哥我了,诶诶智赫怎么了!”

 

  “你们先睡吧。”Karry背着智赫上了楼,“啪”一下关上房门。

 

  锁上了房门,Karry放下千智赫,给他掖了掖被子。Karry翻了翻行李箱,找了袋重要出来,把酒店的电热水壶洗了又洗,总算是下定决心烧了壶开水冲药,不一会苦味便弥漫了整个房间。Karry坐到床沿边,轻轻唤着千智赫的名字。

 

  “嗯……咳咳咳……”

 

  Karry连忙扶起千智赫,看着烧得不成样的小学弟,心疼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带他回来,轻轻低头吹了吹碗里的药,拿起勺子舀了一口。

 

  千智赫没有闹着不吃药,也没有喊苦,眼神迷离了好一阵子,轻轻趴到Karry肩上,埋着脑袋不肯抬头,双手扯住Karry的衣服下摆。Karry伸手抚了抚千智赫的后背,哄小孩一般:“吃了药快点睡觉啊,明天起来就不难受了。”

 

  眼泪很快浸湿薄薄的T恤,Karry慌了。千智赫从来没当着别人的面哭过——除了那次在小巷后——也是埋在肩头。似乎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眼泪这种东西,无用至极的东西。

 

  半晌,千智赫再也抑制不住了,放声嚎啕大哭。Karry紧紧搂住千智赫,极力暗示自己,这只是友谊,兄弟之间的友谊。但本就脆弱的这道墙终于在千智赫开口那一刹崩塌了,Karry止不住的手抖起来,任哭累的千智赫在怀里睡着,轻轻把他放平在床上,一夜未眠。

 

  “Karry,别走行不行。”

 

 

-

 

  隔天早上起来,房间就剩千智赫一人。外面有人敲门,千智赫下床开了门。

 

  “马班长。”

 

  “他们几个出去玩咯,那我不想出门就留下来陪你了。”

 

  千智赫笑了起来。马班长总是忘不了他,什么事都不会落下他千智赫,永远是考虑到每个人,就是这么暖心的马班长啊。

 

  马思远直接往一米八的大床上一趟,把包里的充电宝数据线手机ipad一系列全拿了出来,和千智赫在房间窝了一上午,又去了楼下餐厅吃了顿午饭,直等到Karry他们回来。

 

  四人有些疲惫,先各自回房间休息一番,准备出去吃饭。

 

  马思远连忙问天宇文都去了哪些好地方。天宇文光讲了他们仨去了哪,都没提到Karry。

 

  “Karry去哪了。”

 

  “不知道啊,Karry男神没和我们一起。”

 

  “哦……”

 

 

  六人简单解决了晚饭,来到了昨天路过的海边,天还没暗。饭后人多了起来。马思远带头打起水仗来,Karry则在一旁看着这些幼稚鬼,千智赫累了便退出来,跑到了Karry旁边。

 

  “智赫,我们比赛谁捡的贝壳最多好不好?”

 

  “为什么……要干这个?”千智赫笑起来,弯腰便拾起一个,“现在我领先一个。”

 

  Karry也笑起来,两人沿着沙滩走了一圈,装了一玻璃瓶子的贝壳,有碎的全的,粉的白的。两人把贝壳都混到一个瓶子里,谁都记不得捡了多少个,大概一般是你的一半是我的,根本比不出多少。谁也没在意这个。

 

  六个疯小子玩到天黑,小贩又出来了,才想起回酒店休息。

 

  ”明天什么行程,下午不就走了吗?“

 

  ”去云水谣吧。“

 

 

  一群人起了大早,跟着一个团上了大巴,行了四个小时的车程才到云水谣。相比厦门的其他地方,云水谣很安静,坑坑洼洼的石砖砌合的并不紧密,还有空隙。水清的可以见底,时间和水一样慢慢流。

 

  转眼,认识Karry,七年了。

 

  七年前喜欢他,现在也是一样喜欢他。

 

  什么所谓的兄弟情义,都是喜欢啊。

 

  千智赫无奈笑笑,想不到瞒了Karry,瞒了旁人,终究瞒不过自己。赤裸的双脚晃啊晃,千智赫坐在石阶上,任冰凉凉的水掠过脚尖。Karry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那么段时间相对无言,相视笑笑,这就足够。

 

  但Karry要走了,离开这里。千智赫莫名压抑。又绕着云水谣走了一遭,走上大巴回到酒店,收拾行李。

 

  结束了,都该结束了。

 

 

-

 

  先回了重庆,和那些不太熟的人又聚了聚。终于是准备出发了,说是老爷子想自己了,提前过去和他们聚聚。马思远倒是没心没肺的主儿,还嚷嚷着让Karry多寄点东西过来。

 

  ”钱。“

 

  ”滚,咱俩认识那么多年让你寄点东西还谈钱,俗!“

 

  ”成,走了。”

 

  Karry挥了挥手,过了安检。

 

 

  千智赫被马思远送回家,看了看还没整理好的行李箱,想想这几天自己颓废的样子。

 

  “振作起来啊喂!”千智赫说着俯身整理行李箱。

 

  打开盖章本,每一页都盖满……

 

  等等!

 

  这不是自己的盖章本!

 

  千智赫翻箱倒柜也没能找出来自己的那本,自觉奇怪,只好继续整理。

 

  一瓶贝壳,一块手表,一只瓶子。

 

  千智赫拿起瓶子端详一阵,断定这是Karry画的瓶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把玩起来,好奇着为什么会把这个留给自己。

 

  可能是行李超重了吧。千智赫苦巴巴的想,摸了摸瓶底,还有裂痕,心里的苦味儿便又浓了几分。

 

  手上蹭到了红色的颜料。千智赫翻过瓶子,瓶底上赫然然写着“赫”的字样。千智赫又翻开盖章本,每一页都盖满了章,还有几家已经没有盖章这一说的店铺,Karry硬是照着前面的图片画了一个——不得不说Karry的画画水平……真不咋的。千智赫想到这里,笑了起来,眉眼一弯,泪水溢出来。

 

  傻子。

 

 

-

 

  收到慢递的明信片还是三四个月后了。马思远一行人正给他庆祝生日,外面敲门声响起。千智赫开了门,见快递员拿着一封信,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

 

  “请问是千纸鹤先生吗?”

 

  “千智赫。”千智赫更正他,“你是?”

 

  “哦,是这样的,暑假王先生和你来我们书店的时候给你写了一封慢递的信,并且他还是给我钱告诉我给你送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带上这个。”快递小哥举了举手里的盒子。

 

  “你们的服务还挺人性化。”千智赫瞄了一眼快递小哥,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然后递过一块蛋糕。

 

  “谢谢~”千智赫抱着盒子关上门,独留拿着蛋糕的快递小哥在风中凌乱。

 

  “呦呦呦呦,这啥,给你远哥看看。”

 

  “哼~”千智赫转身,打开盒子,见里面一只系着红色领结的囧脸猫,笑了起来。

 

  “喂。”

 

  “诶。“千智赫送走马思远一群人,接到Karry的电话。

 

  ”生日礼物喜不喜欢?“

 

  ”为什么要买囧脸猫。“千智赫低头给怀里的猫顺了顺毛。

 

  ”因为和你一样。“

 

  ”你才囧!“千智赫佯装生气叫起来。

 

  ”成年啦?“

 

  ”对啊,咋。“

 

  ”记得看贺卡,傻小子。“

 

  ”你不上课啦,都快九点了。“

 

  ”早点睡。“

 

 

  千智赫拆开卡片,没有肉麻的情话,没有叽里呱啦的叮嘱。

 

  【我喜欢你。】

 

  ”我也是。“千智赫挠了挠趴在自己腿上的小家伙,笑了起来。

 

  

 

-

 

 

  此后,马思远表示异地恋不比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半分减少的恋爱气息。千智赫每天都像热恋少女一般傻呵呵的笑。

 

  旁人问马思远咋了,马思远摊手”没见过恋爱的人咯?“

 

  傻子和傻小子开始一段15个小时时差,相距1.2万公里的异地恋。

 

 

 

 

 

END-

 

——————————

 

 

或许会有番外系列。

 

然后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近期应该不会更新了,马上末考了,然后大概到了寒假会高产叭。

 

现在我有新身份了——大饼铺铺长,嘿朋友,来块大饼。

 

恍恍惚惚2016一起走。

 

7000+,凑合看。

评论 ( 21 )
热度 ( 211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