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催更的仙女们!虽然催了可能还低产!

无终歌.

-【假使说爱情是无终歌,那么我宁愿它从未奏响过。】

 

 

#ABO略狗血向

 

 

BGM:

http://changba.com/s/qIamtbg7cYQ8hajcfOzcnQ?code=Gt1bjDM0qnEZ4aFQeA8nFz1gAbkqcd0GT-fkhFXiCWE0o4UoyqRxWdUnqCy8Qv2og6tjR9ngNlCbbzspbyvzA3ouj0Up-Xo0-mrCAXYk23-LAReWvSMu7L_mDxES8P5DkySxorFgh8c 

 

 

cr.唱吧 酸辣粉条 已授权

 

PLEASE 配合 BGM 食用

 

 

 

—6—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你来人间一趟,看看他的模样。

 

 

 

-

 

  

  王俊凯接受了尹颖的邀约,在易烊千玺没回家之前就早早出了门。

 

  “吴妈,我回来了。”

 

 

  易烊千玺进门放下书包,朝楼上张望了张望。

 

  “诶,哥加班了吗?”

  “啊……那个,你哥哥去和你嫂子吃饭了……”

 

  “哦,这样啊……”易烊千玺又一只手拽起书包,慢吞吞往楼上挪去。不过多久,又换下了校服穿上便装,揣着手机下了楼。

 

  “吴妈,有同学找我出去玩,我出去了。”

 

  “诶,诶,好,”吴妈又有些高兴起来,这还是打千玺来到这个家以来第一次听他说和同学出去玩——这意味着千玺在学校里可是终于交到朋友了,哪能不高兴?吴妈又拿了件外套给他披上,“别着凉了,记得早些回来啊。”

 

  “好。”话音未落,大门已经被易烊千玺轻轻关上了,不同于他哥重重的摔门,易烊千玺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做什么都会考虑周全,待人周到细致。就是太敏感,不善于与人交往,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主动交谈,因此身边的人总是三两成群,唯独他一人形单影只。

 

  一个人也好,清静。

 

 

 

-

 

  其实易烊千玺压根儿没有什么邀约饭局,充其量是不想说“既然今晚没人陪我吃饭那我自己随便出去吃点吧。”不论是谁,不论对谁,谁都不会愿意说自己是落单的那个。

 

  得,要面子。

 

  易烊千玺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

 

  傍晚有点风,早晚温差大。易烊千玺套了件外套还是觉着有些冷,一声不吭地埋头走着。穿梭人流之间,正值下班高峰,易烊千玺看着人行灯从伫立原地的红色男士变为行走着的绿色小人,总觉得后者更有活力,而前者则是沉闷无奈的。

 

  不过是随着人潮穿过马路的那点功夫,已经飘起了毛毛雨。不过没有人会因为这没多大的雨而撑开伞或者套上雨衣,这样会显得有些造作?不知道,反正就是没人这样做。易烊千玺本来就没带伞,见状只是带上了不防水的棉质帽子——外套自带的。

 

  雨丝儿只是在帽子上留下几个温柔的深色吻痕,并没有再做任何举动。

 

  阴雨天这般晦涩更让人躁动不安。前面一群人围观着正处于发情期的一位Omega,一旁的人递过去喷雾,围观的Bate或是Alpha这才散了。易烊千玺绕过人群,顺着一阶一阶的石阶往地道走去。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被源叔带着来地道里玩,见到了好多新奇玩意儿,还有卖唱的街头艺人,好吃的糖人。源叔给他买了一个长者形象的糖人,易烊千玺舔了好久,最后还是扔给了王源负责去了。

 

  最后回家惹得王俊凯不开心了,黑着脸拉着易烊千玺上楼。王源也权当是这孩子压力太大发发脾气,没计较。

 

 

  不知不觉已经被接送着出行好几年了,再没机会来看过。地道墙壁上的斑驳又多了些,也有些鞋印子。两旁好几处可见烟头。时隔许久再来看看,这地道从一开始的人来人往,到现在行人稀少,好似沧桑了一样。

 

  这也不仅是因为它看起来,指尖掠过琴弦的声响飘了过来,搔得人心痒痒。

 

  易烊千玺忍不住上前,没有人在那儿驻足聆听,只有他一个。唱歌的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一轮的大叔,留着有些长的胡须;头发束起来,后面只有那么一小撮;带着咖啡色的牛仔帽,有些旧了;简简单单清清爽爽的白色体恤和意见牛仔外套,再配上一条破洞牛仔裤,很有味道。

 

  比起那些个斯斯文文的社会精英,血气方刚的少年,咿咿呀呀哼着戏曲的老大爷,眼前的人又是另一番风情。

 

  “他是谁啊,他是谁啊,一个孤独寂寞的人呐;

 

  他是谁啊,他是谁啊,背着吉他浪迹天涯。

 

  他是谁啊,他是谁啊,眼底映着落日的光芒;

 

  他是谁啊,他是谁啊,四处流浪没一个家。“

 

  易烊千玺不自禁想到王俊凯。如果他能做一个这样潇洒自在的流浪歌者,如果他能抱着自己喜爱的吉他唱歌。

 

  曲终,易烊千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翻遍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发现除了外套口袋里上次没拿出来的20元纸币——因为被水浸泡又晾干,已经变得干巴巴了。易烊千玺小心的用手抚平,虽然还是有些褶皱,但他双手捏着,蹲下身子轻轻放到歌者面前的吉他包里。

 

  歌者却是在他转身后追了上去,伸手把20块递了回去。

 

  “谢谢啊小兄弟,但我不是卖唱的,我唱歌是因为我喜欢。也很感谢你能喜欢我的歌。”

 

  歌者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和一支笔,写下一串什么然后递给易烊千玺。

 

  “这也是你对我的支持,明年开春,如果有机会,就到这里来听我唱歌吧。”

 

  易烊千玺觉得刚才的举动十分不礼貌,说了句“抱歉”,又接过歌者递来的纸。

 

  “我一定会去的。”易烊千玺将纸张折叠整齐,放进了上衣口袋,然后向歌者道了别,向外走去。

 

  背后又是沧桑歌声。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人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老情人,穿着绣花鞋……“

 

 

-

 

  易烊千玺晃到大桥上,下了桥到了街边,人多嘈杂,一群人吃着肉串大声谈论。易烊千玺拿着仅有的二十元和一些随身翻出来的零钱,要了几罐啤酒。

 

  其实你没喝醉的时候真的会觉得,这东西太他妈难喝了。

 

  尤其是易烊千玺这样不怎么喝的。有人喝酒是为了少年放纵,有人为了过渡这一段时间的心里历程。易烊千玺没缘由地想喝,他没上瘾,只喝了一次也不至于。他也觉得一下子接受不了啤酒的味儿,因为很小的时候就不喜欢喝碳酸饮料,觉得啤酒和碳酸的口感大概有点相似。

 

  “刺啦”一下拉开易拉环,易烊千玺握着冰凉的罐子,刚从冰柜里拿出来还有些冷,渗着水汽。

 

 

  第一口下去辣的易烊千玺一呛,但他没有放下啤酒罐子,而是继续不停,“咕咚咕咚”往下灌。

 

  嗓子一阵阵地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有点冷了,扁桃体有些发炎了。

 

  咽口水都疼。

 

-

 

  王俊凯正和对面气质优雅的尹颖聊着天,坐在高十几层的餐厅共进晚餐。落地窗能饱览整座城市的容貌,华灯初上,外面各式各样的灯光交织,好似漫天的星。

 

  但这却远不及那年王俊凯在外婆家小院里看到的。夏夜的人们扇着蒲扇,有说有笑,孩子们满院子跑。王俊凯爬上树盯着知了看,想抓下来让外婆油炸了,一抬头就看到了天。

 

  深蓝色的,映满星星,倒映在家门前那片湖面上,被星星和无边无尽的蓝色包围起来了。

 

  时候不早。刷了卡,王俊凯扶着尹颖向外走去,尹颖小鸟依人般搂着王俊凯的右臂。

 

  两人都喝了点小酒,说是让司机在桥下等,要散步消消食儿。两人路过烧烤摊。王俊凯鼻子嗅了嗅,皱起眉头,把尹颖送上车,让司机送她回家。

 

 

  易烊千玺整个人趴在桌上,身体软成一团,若有若无的信息素咋空气中荡漾。一群吃串儿的Alpha是不是瞟两眼。王俊凯一把过去扯起易烊千玺,怒目而视。

 

  易烊千玺半个身子被提起,另外半个还是塌下去,王俊凯把他整个人捞起,等他站稳有一阵拉扯将他拉到桥上,风正大。易烊千玺被吹得头疼,蹲在地上对着石砖吐了一阵子。

 

  空腹下去冰啤酒,喝的挺痛快,吐得难堪狼狈。

 

  易烊千玺起不来,只能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王俊凯将他拉起来,用力握住她的手腕,要捏碎一样。

 

  易烊千玺沉默。

 

  “王源他他妈畜生教你喝酒?”

  “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赖别人?”

 

  易烊千玺极少还嘴。不知是清醒还是不清醒,易烊千玺借着酒劲儿吼了回去。王俊凯楞了一下子,火气蹭一下上来。

 

  “这是你这个年纪该喝的吗?”

 

  易烊千玺甩开王俊凯的手,等着下文。

 

  “和同学出来吃饭?你出息了易烊千玺,瞒着吴妈出来喝酒,好,你接着去喝,”王俊凯从兜里找出两百块零钱,塞到易烊千玺手里,“喝,接着喝。”

 

  易烊千玺只买了三瓶冰的,找零也没拿。回到桥上用从店里拿的工具开了一瓶,看着王俊凯,仰起头不停往下灌,一部分顺着下巴流下。可还没吐干净又接着来,胃也不给力。易烊千玺又撑着石壁开始吐,到最后什么也吐不出来,连同刚才喝下去的啤酒一并呕吐出来。

 

  “开心了?”

  王俊凯笑起来,极力压制心中怒火。

 

  “你能耐了,能喝了是吧?这么……”

 

  “你要是真关心我!”易烊千玺拿出手机对着王俊凯,“我不在家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有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哪怕一个,你打给我故作关心一下,你有吗?”

 

  易烊千玺吼完,腿一软,撑着一旁的桥壁带着哭腔。每次都是,明明很生气很愤怒了,一用力却都是委屈和哭腔,显得特别无力。易烊千玺最烦这个,尤其是现在。

 

  他想不到任何举动能发泄了,用力一扔手机,手机随机入水,溅起水花。

 

  易烊千玺拿起没喝完的啤酒从头顶开始往下倒,整个脑袋湿透了,被晚风一吹疼的能裂开。

 

  这才清醒了。

 

  手机里存着王俊凯的号码。

 

  这个手机从六年前就为易烊千玺使用的了。与现在的新型手机不能比,算是比较简单的智能手机里。里面存满了王俊凯拍的易烊千玺,自己去各地游玩的照片和视频,存满了两个一起唱歌的录音。手机里除了源叔,王俊凯,吴妈,王叔和其他几个平常相处的人,谁的号码也没有。

 

 

  那个手机是唯一能证明王俊凯曾经对自己那么好的证据了。

 

  那时候的王俊凯是真真正正把自己视为最喜欢最亲爱的人。

 

 

 

  易烊千玺睁开眼睛,双手一撑一旁的桥壁跳进湖里,入了水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游动了。

 

  耳畔刚刚还回想着王俊凯的叫喊和行人的惊呼,现在却是什么也听不到了。

 

  很冷。

 

 

 

-

 

 

  易烊千玺醒来已经很晚了。易烊千玺睁不开眼,因为头太疼,嗓子也不是沙哑,而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双脚冷得缩在一起,盖了两床被子一点儿用也没有。

 

  吴妈扶着易烊千玺坐起来,王俊凯进了房间黑着脸让吴妈出去,拿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易烊千玺双眼无力地盯着白花花的墙壁。

 

  脑子好像裂开了几道,从里面溢出来吼叫声和争吵声,惹得易烊千玺流出生理泪水。

 

  王俊凯让他自己吃药,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易烊千玺知道,比起他的冷嘲热讽,他这才是生气了。

 

  “王俊……凯。”

 

  易烊千玺扯着嗓子,哑了,说出来的话都是破音腔,刺耳又难听。

 

  “你要真不想要我管你那我就不管了,又跳湖又自杀的,免得我到时候成了谋害自己弟弟的嫌疑犯了。”

 

  易烊千玺委屈了。

 

  他是真的委屈了,面对王俊凯一举一动,他从来都是觉得习以为常的。

 

  但这次他觉得委屈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可能仅是对于易烊千玺。怎样缱绻缠绵都是一支烟能平复的事,好似流产什么也不是大碍,而且他从来不知道。易烊千玺做的任何一个危险无厘头的举动,缘由都是他。

 

  可他什么也不知道。

 

  所以易烊千玺要委屈。

 

 

  易烊千玺最后也没说什么。他单手掩面,双眼与心口一阵酸涩感逼着你流眼泪。

 

  “手机……找回来、来了吗?”

 

  “你不是都扔了了吗,要来干嘛?”

 

  “手机找回来了吗?”

 

  易烊千玺眼泪停不住地流。王俊凯心中满是负罪感。

 

  标记、流产、跳湖甚至自杀,一切都是他王俊凯干的破事。

 

 

  他回到床边,把易烊千玺拉过。

 

  这是他能想到唯一减轻自己心中罪恶感的方法了。

 

  “手机、找回来了吗?”

 

 

  “手机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你不知道。”易烊千玺破涕为笑,无奈自嘲的笑。

 

  易烊千玺轻轻用手推开王俊凯,肚子里什么也没有,撑着床沿,但怎么都站不起来。

 

  王俊凯去厨房拿了碗粥,易烊千玺乖乖靠在床上,想要接过来自己吃,可惜没出息得连端碗的力气也没有。

 

  王俊凯吹凉了州,舀了一勺送到易烊千玺嘴边。

 

  整个身子暖起来。

 

  易烊千玺忽然记起小时候自己发高烧的时候,上吐下泻,整个人死去活来,吃什么都吐。王俊凯不厌其烦的给自己吹凉了——粥,面条,汤。到了事宜的温度在一口一口的喂,然后很开心的揉了揉他的头。

 

  “千玺真棒,这么大一碗都吃完了。”

 

  眼泪落了几滴到碗里。王俊凯叹气,从床头柜上的纸巾盒了抽了几张纸,给易烊千玺擦了擦嘴,然后又抽出几张,给易烊千玺擦了擦眼泪。

 

  源叔大半夜出门买了个热水袋,忙着让吴妈烧开水倒了进去,然后上楼给易烊千玺捂着脚。

 

  易烊千玺觉着舒服多了。

 

  待易烊千玺睡下。王源关上房门遇见了在房门外的王俊凯。

 

  “他睡了……?”

  “嗯。”

 

  沉默。

 

  “对不起,”王源开口,“我不该带他去喝酒。”

  王俊凯摇摇头,颓然地走下楼瘫坐在沙发上。王源跟着下楼,路过客厅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

 

 

 

 

TBC-

 

 

——————————

 

好久没更新了!抱歉让你们等了那么久!

 

这篇自认为写的不好,也想过放弃,因为总认为自己的文笔写得不尽人意。

 

但每次都是这样,开了又弃,觉得十分对不起你们。所以只要有人还对这篇文抱有期待,那么我也会抱有期待而且认真地去写。

 

爱美少女们。

 

 

 

 

 

 

评论 ( 16 )
热度 ( 103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