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催更的仙女们!虽然催了可能还低产!

他生我未生【秋满】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他生我未生,至今思故人。】

 

#文无大起大落

 

前文 :@_瑟弦 

 

 

下章完结:@唐以桉  

 

 

-

 

  如愿以偿考上了重庆大学。在那之后再也没收到凯的来信。

 

  临行前千母唠叨着,叮嘱千玺注意身体,不要吃太辣的东西。交一些待你真心的好朋友……

 

  千玺敷衍着。从书桌下抽出一叠厚厚的信封,里面尽是凯寄来的信。无知觉他俩已经来往很久了,虽说2045年科技已经十分发达了,寄信这种联系方式早已被人遗忘。但比起用智能手机电脑交流却透着一股情感,对着发光的屏幕,难道不会觉得索然无味吗?

 

  见字如面,说的一点不错。

 

  明早的飞机。这些年来易烊千玺鲜少出门,更别说是去重庆。坐飞机也是头一次——他记事以来的头一次,以前母亲带着他从湖南来到这里也是坐的飞机,只不过那时嗷嗷待哺的他对那几万英里之上的世界并无任何印象。这难免会有些紧张,易烊千玺翻来覆去,走下床坐到桌前,拿起一旁的信,一封一封的翻阅。

 

  第一封……尽是友好的问候与自我介绍,询问着关于自己的问题。

 

  第二封让人觉得像是多年的老友,凯一定是个自来熟,人缘也一定不错。

 

  第三封就发现自己些许的内向,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人文风土,美食美景。不局限于这个小地方的世界,让人觉得有害怕又好奇。

 

  第四封是凯的城市,说起家乡来,凯滔滔不绝,这封信格外的长,延续到了第三张纸,从外面看起来也是鼓鼓的。

 

  ……

 

  最后一封还是很奇怪。简短的太过奇怪。

 

  些许是凯已经不耐烦了。

 

  最温柔耐心的凯也会对自己不耐烦,到底是何等招人厌烦。

 

  被一个人接受以后,易烊千玺都快忘了,自己是一个自闭症患者了。从小被人欺负,对亲生父母冷眼相待,辍学,连自己考上大学都被说靠关系。整个暑假无所事事,期待的的没来不期待的也没来,窝在家里不断地写信,最终好似都石沉大海。

 

  那样的惹人讨厌。

 

 

-

 

  易烊千玺登机,关上了没怎么用过的手机。

 

  身旁坐着一小哥,嘴里叼着棒棒糖,捧着漫画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外面大好的阳光透进来,易烊千玺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掠过,然后渐渐变小,到最后模糊了起来。

 

  相反的,心里的模糊渐渐清晰起来,希望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看到了阳光。

 

  现在却又像下起了雨。

 

  

  下了飞机,小哥也乘了同一路公车,一起到了重庆大学。

 

  “嘿同学,你也是来报道的大一新生?”小哥拉着行李箱,兴奋地问道。

 

  “嗯。”易烊千玺稍微扯了扯嘴角,不自然的低了低头。

 

  “我叫王源。”王源伸出一只手,眼睛像一汪水一样。

 

  

  “千玺,对人和善些,多交些朋友。”

 

  “我叫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伸出手象征性的握了握,很小幅度的笑了笑。

 

  不比刚才的敷衍,这次是真心的笑。在那个地方谁不是见到自己就躲?这个城市人来人往,都是俊男美女,空气中飘着烤串味儿。没有鄙夷的目光,也没有唾弃的言语,更没有人会试图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索取形式——像是殴打。

 

  天气不热不冷,人们身着单衣,看起来舒服极了。在学长学姐的帮助来和王源来到同一宿舍,还有两个室友,一个叫刘志宏,一个叫黄宇航。四人简单介绍,王源就和刘志宏勾肩搭背打起了游戏,另外一个人听这个,凑近一看,是BIGBANG的老歌。黄宇航看千玺很感兴趣的样子,瞬间像见到了亲人一般。

 

  两人的性格很像,只不过黄宇航是腼腆。

 

  交朋友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嘛。

 

-

 

  现在生活很安逸。这段日子还是挺自由自在的。转眼又是初春雨水,王源过完年和刘志宏去到了千玺的城市玩,住了一段日子便启程回重庆。

 

  信箱里还是一封信也没来。千玺临走前叮嘱母亲,如果收到来信,一定要寄给他。

 

  希望再渺小也还是有的。这是凯告诉他的。

 

  但这世界并非是凯眼里的那样美好,又或许是凯只想把好的一面留给他。

 

  小心翼翼的呵护到最后是毁灭还是让他永远被保护着。

 

  人性险恶,谁都不能避免被污染。

 

 

  三人回到重庆又下了馆子,回到校门口已经不早了。黄宇航打来电话让刘志宏带宵夜。王源和易烊千玺聊着走进校园,上楼回到宿舍,黄宇航低头看着手机。

 

  “千玺,天台走起。”

 

  “你够。”易烊千玺拍了下王源,王源笑起来,两人往外边走。

 

 

  “嘿哥们,看你总是有点心事。”王源拿着可乐灌了一口,偏过头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趴在栏杆上,风迎面吹过来,刘海成了中分,人显得有些瘦弱。

 

  “我……有一个……”

 

  “很喜欢的人!对不对!说说说,看上谁,源哥给你当僚机。”

 

  “不算吧……”

 

  “那是什么?”

 

  “就是很期待收到关于他的东西……然后等待很久很久,直到有一天他没有在寄过来,很堵很堵的心情。”

 

  “……”

 

  王源沉默半晌,郑重的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

 

  “失恋了,别伤心。“

 

 王源拉了拉紧敞开的外套,转身下楼。

 

 

  “可我分明……没有恋过啊?”

 

  易烊千玺沉默半晌,回到宿舍。

 

 

-

 

  王源打着游戏,易烊千玺在一旁找了本书,依然是《天蓝色的彼岸》,再次翻阅竟然有了新的感觉。

 

  气温渐渐变凉。这些天易烊千玺穿上了外套,里面换上了高领羊毛衫。别人都已换上棉袄,但易烊千玺体质好,平日里暖的像个暖宝宝,再加上清秀的相貌,惹得校园里一群学妹学姐追求。

 

  虽然还是没有凯的消息,但易烊千玺也不想考虑这方面的事。对于一个自闭症患者,能与人正常交流已经十分不容易了吧。

 

  漠视感情,但王源当天说的又是什么。

 

  王源平常大大咧咧,其实心里什么都能察觉到,正经起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准确的可怕。

 

  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王源接了个电话起身披上外套,眉头紧锁,行色匆匆的样子。

 

  “怎么了?”

 

  “有点事情要去趟医院。”

 

  “你等等,我和你一起。”

 

  能让王源慌乱的事情不多,既然是那么急的事情,说不定可以帮上什么忙。

 

  “谢谢。”王源拉上车门,随后又对司机说:“市医院。”

 

  一路无言。

 

 

-

 

 

  王源直奔三楼的病房,转角第一间,推开房门。

 

  “王伯!”

 

  躺在病床上的人笑了笑,戴着呼吸面罩看起来有些不适,发丝中掺着银色。面色略微苍白,爬满脸的皱纹深深浅浅,饱经风霜一般。

 

  病号服很合身的样子,易烊千玺余光瞟到,抬头。

 

  定睛,噎住了。

 

  感觉告诉他,绝对不会错的。

 

  不会错的啊。

 

  易烊千玺眼眶渐红,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心口那颗不断生长却被努力抑制的种子,再也无法忍受,怒放一般开出带刺的花,剐的心口一阵剧痛。

 

 

  好奇怪……这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啊……

 

 

 

 

TBC-


——————————

 

我我我大概超级喜欢这个脑洞。

 

希望以桉别嫌弃【手动窒息】

 

 

  

评论 ( 16 )
热度 ( 50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