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催更的仙女们!虽然催了可能还低产!

老师再见

楠楠,你会懂的,哥哥哭不是因为难过。是感慨,感慨少年少啊。” 

 

全文1.1w字+ 

 

学生千X老师凯

 

 

BGM: http://url.cn/ZhG5Vv

 

西瓜JUN -《狂野想乡》

 

-

 

  隔壁班一早就水泄不通的。听说是原来的老教师要退休了,校长大费周章请来个年轻有为的师范毕业生。

 

  年轻有为一点不错。刚毕业去给别人当了助教,后来在某次代替病假老师讲课时出了名。不但在校成绩优异,口才更是好。

 

  本就是专业学出来的,资质好,人也勤奋。况且长得也是眉清目秀。

 

  王源气喘吁吁跑回教室,瞅见易烊千玺镇定自若,一定还对外边发生的事浑然不知。

 

  “诶,千玺,我和你说……”

 

  “你先把气儿喘喘吧,我知道了,隔壁来了个新老师。”

 

  “你不知道!一大群女生跑过去看!可热闹了……”

 

  “说得好像你是女生一样。”

 

  “屁!”

 

  王源扯开在易烊千玺桌前的椅子,坐在了前面一个位置。王源个子矮一些,不过也算是很高了。王源转过身子,伸手拿过易烊千玺桌子上的水杯。

 

  “别对着口喝,拧开盖子。”

 

  易烊千玺的水杯很特别,按下外边的开关弹开一个小盖子,那是个口,直接对着嘴喝;而一般王源要喝,必须要把盖子拧开,否则易烊千玺得和他急。

 

  “知道了知道了,”王源挥挥手,拧开盖子,“真麻烦……”

 

  “那是最起码的个人卫生好吗。”

  

  易烊千玺也没有很过度的爱干净,男孩子嘛。但从小家人就都是讲究基本卫生的,耳濡目染,渐渐也养成了该有的好习惯。比起同龄男孩儿,显得清爽一些。

 

  “成,易大爷能赏我口水喝,感激不尽。”

 

  “不必客气。”易烊千玺笑起来,拿起书本拍了下王源的头“老班来了,转回去。”

 

  王源盖上水杯盖子,乖乖转了过去,拿起笔佯装认真的样子。老班背着手走进来,拉下眼镜看了眼教室里安静的同学,抚了抚老花镜一样的眼镜框,带着浑厚的乡音开口。

 

  “好,今天我们来看一哈那个……那个第一百五蛇三页……”

 

  王源暗暗不满道,凭什么隔壁班的老师就那么年轻那么好看。

 

  “王银,你起来,往下读。”

 

  “老师……我叫王源……”

 

  “好好,王银,来给大家说一下这个……”

 

  易烊千玺捂着肚子憋得慌,拿书遮挡着,极力不笑出声来。

 

  “那个易盐七玺,你接着往下读,你拿这个书看什么啦?一看就没有认真听讲,老师和你讲,这是最后一个学期了,你要抓紧一点啊……”

 

 

-

 

  易烊千玺趁着下课的那点时间喘了口气,王源则显得格外高兴,兴奋得蹦来蹦去。易烊千玺扶额,体育课之前的一个课间他总是很激动。周三下午第二节课都会和六班在一起上,而六班有个特别好看的班花,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脾气好人也温柔。王源偶尔偷拍两张回去来回的看,而班花对他好像并不怎么感兴趣。

 

  王源也不介意,一直坚持着。

 

  易烊千玺还挺佩服的,从高一到现在了,王源一直没放弃过。说是什么“总有一天会融化冰山的。”这样的话。易烊千玺也很羡慕,如果是自己的话,不说有没有遇见那一座值得他去融化的冰山,等不到冰山融化的那天,他可能就会因为太冷而放弃吧。

 

  体育课的时候天气还很好,但现在下起雨了。

 

  先起了点风,后来淅淅沥沥的,但到现在还是没有下大。

 

  女生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撑着好看缀着花边的伞;男生勾肩搭背跑着,聊到什么好笑的事哈哈大笑起来。

 

  易烊千玺拖着地,潮湿的天气很闷得心烦。王源哼着小曲儿写着作业,顺手扯过他的作业本看两道题。其他值日生都走了,剩下他一个拖地的和王源,突然王源站起来,看了眼手机,拿着自己的伞冲了出去。

 

  易烊千玺往门口看了眼,继续弯腰拖着地。

 

  洗完拖把,接到王源的电话。

 

  “千玺!刘志宏那小子!简直最佳僚机!我要飞天了千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玺我要请你吃烤串!我要请你撸串去!”

 

  “记住你说的,反悔的话我就把你的内裤挂在六班门口。”

 

  “那是。”

 

  这语无伦次的情形又让易烊千玺想起了高一那会儿,王源成功送给女神一支甜筒后的样子。那种甜筒是所有冷饮里面最贵的,自然也是最好吃的,受女生青睐。小伙子也就吃吃一块钱一根的盐水冰棍。当天王源偷偷从教室后面溜出去,从人堆里挤着过去买到了甜筒。

 

  记得那天王源低着头不说话,和易烊千玺并排走着,一直到了校门口。王源支支吾吾地开口,说,千玺,我好像喜欢上她了。

 

  情窦初开,一下子都三年了。

 

  

 

  王源挂了电话,雨大了。易烊千玺脱下校服盖在头上,单肩挎着书包往外走去。

 

  雨很大,材质差劲的校服很快被打湿了,头发一络一络粘在一起,肩膀上湿了一大块。校服袖子直接附着水黏在脸颊。易烊千玺烦躁的很,懒得用手拿开,大步走在路上。

 

  后面脚步声“哒哒”响,好像踩到了水塘,有水花溅出来。

 

  “没撑伞?”

 

  头上没有被雨滴砸到的痛感了。易烊千玺抬头,望见一个高他半头的男子。长相清秀,瘦瘦高高,穿一件白衬衫,手里拿了件黑色外套。看起来像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碰巧顺路的样子。

 

  “没。”

 

  和男生撑同一把伞多少有些不自在。易烊千玺往旁边挪了挪,对陌生人的排斥感涌上来,半个袖子湿透,风又夹着雨打过来,冷得易烊千玺缩了缩脖子,没吭声。

 

  那人把伞移过去,湿了半个肩膀。

 

  易烊千玺再动。

 

  伞也跟着动。易烊千玺叹了口气往那人身边挪了挪,确保两人都在伞下了,才继续往前走。

 

  别扭的小孩。那人笑道,把伞举高了一点。伞是最平常的那种,颜色很多,按着彩虹顺序排列,还挺大的。加上两人都比较瘦,倒是刚刚好。

 

  易烊千玺到了家楼房旁边的十字路,声称自己要拐弯了,顺势从伞下面退了出来。

 

  “下雨天当心一点,感冒了怎么去上学?就快考试了缺课怎么行?”

 

  那人皱着眉,瞟了眼小孩手里湿哒哒的校服,把外套往易烊千玺头上一盖。

 

  外套比较厚实,一时半会还打不湿。那人点了点头,笑:“赶快回家洗澡去。”

 

  “这个……?”

 

  易烊千玺指了指头上的外套。

 

  “明天去二班找我。”

 

  “?”

 

  易烊千玺目送着那人接着往前走,然后转身向家里走去。

 

  

  “我怎么不知道隔壁班有这个学生?”

 

 

  千母拉开门,听见易烊千玺自言自语,赶忙上前把自己儿子拉进门。

 

  “怎么淋湿了?哎呀,今天出门忘记提醒你带伞了……赶快去冲澡,准备吃饭了。”

 

  “哥哥……”

 

  楠楠走上前伸手扯着易烊千玺湿哒哒的衣角。易烊千玺一下舒展眉眼,蹲下身子捏了捏楠楠的小肉脸。

 

  “怎么了楠楠?”

 

  “我想吃糖葫芦,妈妈不给买。”

 

  小家伙撅起嘴,可怜巴巴的看着易烊千玺。

 

  “好,”易烊千玺揉了揉楠楠的脑袋,“哥哥明天放学给你买好不好?”

 

  “好~哥哥最好了~”

 

  楠楠心满意足的跑回客厅,坐在许多软垫拼成的小毯子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玩前两天新买的玩具。

 

  千母和易烊千玺都站在玄关处看着楠楠笑,千母接过他手中的校服和外套,“你也别太宠着他了,瞧他那小霸王的样。”

 

  “嗯。”易烊千玺心情好了许多。

 

  从浴室出来,饭菜已经上桌了,千父也从外边回来,瞥了眼玄关处随意摆放的鞋子。易烊千玺擦了擦头发连忙上前把鞋子摆好,拿出拖鞋放在千父面前。

 

  “爸,你回来了。”

 

  “嗯。”千父摘下眼镜,易烊千玺递过去眼镜布。千父拿起来擦了擦,又戴上眼镜。

 

  “快吃饭吧,饭要凉了。”千母赶忙拉开餐桌前的椅子,千玺把楠楠抱上了儿童餐椅,然后待千父千母都坐下以后,才坐上桌吃饭。

 

  楠楠和千父先吃完了,千玺和千母留到最后。

 

  千母见易烊千玺要帮忙收拾,连忙拦着:“你快去复习功课吧,碗筷放着我来。”

 

  “好。”易烊千玺看了眼阳台里边晾着的黑色外套,收了下来,提着烘干器进了房间。

 

  其实易烊千玺已经完成不少功课了。翻了翻书,便收拾了起来,打开烘干器烘着外套。

 

  迎面而来的热气。烘干器透着排列不算密集的细铁棍,里面两根发热管发着暖橙色的光。衣服上潮气渐渐退去。易烊千玺把衣服挡在膝盖前,膝盖上的裤子布料也慢慢发热,暖烘烘的,一点也没放学路上那般冷。窗子只开了一小条缝透气,就那么一点,也凉飕飕的,易烊千玺提着黑外套,出了神。

 

  “烊烊?”

 

  “诶,我在呢。”

 

  千母把备用校服放在床上,关掉了烘干器。

 

  “衣服都干了还开着。“

 

  “啊……刚才想别的事呢。”

 

  “没太多事的话早些休息吧。”

 

  “好。”

 

   千母转身离去,轻轻带上了房门。

 

 

  洗完脸刷完牙,易烊千玺轻手轻脚爬上了床。楠楠才独自睡了两天就有点儿不乐意了,吵着闹着要和自己睡。可能是小家伙白天玩累了,朝着里边呼呼睡着了,易烊千玺躺在一旁,楠楠翻了个身,躺到易烊千玺怀里。


  刚洗完澡,易烊千玺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


  楠楠的身上依然有点奶腥味,虽然很久之前就断奶了,但小家伙喜欢喝牛奶,身上总是有股小奶猫一样的味道。


  而今天遇到的人……?


  身上带着一点男性独有的荷尔蒙,挺浓烈的,自然比易烊千玺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明显的多。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滴滴答答,打在楼上人家的挡雨板上,发出“框框当当”的声响。


  有些吵。


  辗转反侧,依然无法安眠。


-


  楠楠还在赖床。易烊千玺洗漱好吃完早饭,向父母到过早安便独自出门。


  本想把黑色外套一股脑儿塞到包里,但又怕都是褶皱,只好挂在手臂上出了门。为了出行方便,前不久买的自行车也骑上了,易烊千玺把书包和外套往前边的篮子里放,然后踏上车子,往学校方向去。


  水泥地被水染得一块深一块钱的,还有坑坑洼洼的地方成了小水塘,车轮子驶过溅起几滴水,好在的是没有打湿裤子。前行速度不减,或许是出门早的缘故吧,一路畅通无阻。


  易烊千玺在车棚锁上自行车,挎上书包拿着外套,直奔教学楼。


  “报告,那个……”


  教室里正在聊天,或是补作业抄作业的同学似乎被打扰了,纷纷抬起头来看着易烊千玺,弄得他有些臊,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也没有看见昨天那人。


  “老师早!”教室里的同学纷纷说道。


  易烊千玺朝后看了看,昨天那人笑眯眯的站在自己身后。


  “易烊千玺?”王俊凯看了眼他的胸牌,“麻烦你了。”


  说着,接过易烊千玺手里的黑色外套。


  “不……老……老师好……”


  太尴尬了。


  昨天居然对老师那么无理。


  “别那么拘束,”王俊凯笑道,“我和三班的老师不一样,不会喊你易盐七玺的。”


  易烊千玺被逗得耳根子红,王俊凯见状赶忙打圆场,让易烊千玺回了班级。


  王源正吃着小零食翘着椅子,见教室后门打开吓得连人带椅子统统摔倒地上。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好哥们,才松口气。自己因为在教室里吃小零食被抓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易烊千玺坐到座位上,双眼呆滞。


  “哥们你咋了?”王源伸手在易烊千玺眼前晃了晃,手指头上油腻腻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隔壁班的新老师那么年轻……”易烊千玺憋着气,有种话说上不来的感觉。


  “不然呢,易盐七玺同学?”


  “你省省吧王银。”易烊千玺没好气道。

 

  

  易烊千玺跨上自行车,把书包往前边篮子里一放,哼起了小曲儿。

 

  “糖葫芦诶,卖糖葫芦!”

 

  吆喝声传来,易烊千玺这才想起来昨天答应了楠楠要买糖葫芦,翻遍了上上下下的兜,发现竟是一分钱也没带。

 

  易烊千玺驻足几秒,转身撞在一人胸前。

 

  “王!王老师!”

 

  “想吃糖葫芦?”王俊凯看着小孩儿满脸通红,伸手递过去零钱,吆喝的小贩利索地接过钱,找零,然后挑了一串糖葫芦递过去。

 

  王俊凯拆开包装,递给易烊千玺。

 

  “那个老师我……”

 

  “拿着吧。”王俊凯笑起来。

 

  易烊千玺本想说这是想给弟弟的,可毕竟是人家掏的钱,便没再多嘴。

 

  “谢谢。”易烊千玺咬了一口最上边的糖葫芦。

 

  很意外,以前吃的糖葫芦都掺杂着酸涩,不知是小贩的良心还是味觉发生变化,今天的山楂格外甜。

 

  易烊千玺的嘴唇上粘了些糖,不自觉伸出舌头舔了舔。王俊凯低头看着小孩儿,唇形十分好看,唇珠沾上唾液,泛着光泽。易烊千玺一口一个解决了糖葫芦,腮帮子像仓鼠一样鼓。他不发出一点儿声响地咀嚼,待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了,抬起头才发觉小贩走远了,只剩王俊凯在身前。

 

  “快点回家,天不早了。”王俊凯揉了揉易烊千玺的脑袋,翘起的几根杂毛被压了下去,服服帖帖,没有再翘起来。

 

  “老师再见。”易烊千玺把竹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留下短短一句话,跨上自行车往前骑去。

 

  王俊凯又找着小贩——小贩在校门口这一带徘徊,所以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王俊凯买了一串,不知怎么的,看着小孩儿吃自己也嘴馋起来。王俊凯把糖葫芦叼在嘴里,一边往裤兜里塞着零钱一边抬起表看了看时间。

 

  然后慢慢回到学校给配的教师公寓,简单解决晚饭后倒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又去洗了碗,看书,写字。

 

  易烊千玺给自行车上了锁,拎起书包往楼上走去。

 

  父亲看着日报喝着茶,母亲晾着衣服。楠楠闻声跑到门口,前前后后围着易烊千玺绕了几圈。

 

  “哥哥,怎么没有糖葫芦……”

 

  小家伙又是一副委屈样,易烊千玺笑起来,把楠楠抱在怀里:“哥哥今天没带钱,明天放学一定给你买!”

 

  千母见易烊千玺回来了,张罗好一桌饭菜——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家常菜,但易烊千玺却喜欢得不得了。一家子其乐融融。

 

  “哥哥!”

  “楠楠去玩玩具,哥哥要写作业了。”千母抱起楠楠,易烊千玺笑笑,关上了卧室的门。

 

   铅笔尖绕着本子上的一个字来来回回绕了几圈,银灰色的线条如乱麻一团——现在大家在写不用水笔的题目时都偏爱方便快捷的自动铅笔,而易烊千玺依然习惯着绿色外衣的铅笔。因为这样的笔不花里胡哨,反倒让人觉得好用的不得了。

 

  做完练习题又仔细翻了翻笔记,往上添了几处,然后把一大堆东西整整齐齐塞进书包里。易烊千玺收拾收拾桌子,摆好笔墨纸砚练起字来。易烊千玺的字不说多么洒脱飘逸,也不像小姑娘细里细气的,端着,大方。父亲也爱好书法,只是近几年鲜少写了。母亲喜爱湘绣,偶尔也会绣绣,这和外婆一样,只是外婆老花眼了,连针线也穿不来了。

 

  一家子性格都温温和和的。父亲沉默寡言,母亲温柔贤惠,这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易烊千玺也是规规矩矩有礼貌的性子,不爱张扬。

 

  久而久之。易烊千玺麻木了一些,“叛逆“似乎从不曾光临他的青春,他想之前不会,之后一样不会。

 

  也罢,不挺好吗。易烊千玺本就不爱轰轰烈烈的,只是这片湖竟是许久都没有泛起一点波澜了。

 

  一块小石子抛进去,涟漪泛起一层又一层。

 

  易烊千玺回过神,久久凝视宣纸上的字迹。

 

-

 

  王源半路见着易烊千玺骑着车,嚷嚷着腰酸背痛。易烊千玺无奈,只好停下车子,待王源坐上自行车后座,又跨上车子。

 

  王源吃着加了两个蛋的煎饼,满嘴油腻腻的,坐在易烊千玺后边被一起带进了校园。

 

  刚拐进车棚就见着了阿宏,王源正要打招呼,被易烊千玺捏了一把。

 

  “你干嘛……”

  “那边是不是有人?”

 

  

  王源伸长脖子看了看,见刘志宏半边脸肿了,倒抽一口气。

 

  “你去叫老师。”易烊千玺把车子靠在一旁。

 

  “我……千……?”

  “快点,发挥你年级一哥的赛跑速度。”易烊千玺口气像是开玩笑,眉头已经皱起来了。王源见状赶忙绕道跑进教学楼,一下没了影。

 

  易烊千玺见王源没了影,回过头见着刘志宏已经被按倒在地上了。

 

  刘志宏感到腹部酸痛感没那么强烈后,捂着肚子站起来,睁开眼一看易烊千玺当头被揍了一拳,低着头擦了擦嘴角。

 

  “我干你大爷!敢打老子兄弟!”

 

  刘志宏呢,认识的人都知道,讲义气,把兄弟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那么几个关系很铁的,易烊千玺能算是一个。也是个不要命的,十七八岁的年纪,血气方刚,想也没想抡起一旁的扫帚就挥过去。

 

  “呦呵,挺能打啊。”说话的那人声音极其刺耳,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社会青年,就脸上挂着彩,衣衫还挺整齐。

 

  “看什么看小白脸?”见易烊千玺打量他,那人不爽的过去一拳,旁边俩帮腔的也纷纷开始盯着易烊千玺打,刘志宏负着伤在一旁拉拉扯扯的,反倒惹到了那几个,更用力的对着易烊千玺打。

 

  易烊千玺没吭声。校服给扯下来扔到地上,里边白色的衬衫给踢得一块黑一块灰的。

 

  王源奔着办公室,刚想敲门又犹豫了,不过几秒钟后很快决定了往楼下去,敲响了门。

 

  王俊凯开了门,小小的办公室是临时腾出来的,就他一个人办公,一到课间都挤满了学生。早自习期间倒是没有人,王俊凯正奇怪呢,一开门见是隔壁班的学生,气喘吁吁。

 

  “老师!千玺志宏!”

  “怎么了?”

  王源弯下腰撑着膝盖喘着气,一句话说不上来,扯着王俊凯就往楼下跑。王俊凯还一头雾水就被带到停车棚附近了,王源是真不行了,蹲在地上垂着头,往拐角处指了指,随即传来一阵咒骂。王俊凯心里明白了个几分,快步跑去。

 

  “还来?还来一个?就算请来天王老子也照打!”那学生见又来一个,以为又是哪个不要命的,拳头抡了过去。

 

  易烊千玺见状用肩膀扛了一下,没想到肩头本就一块淤青,又来那么一下子竟是撑不住了,往下倒去。王俊凯伸手扶住了架在怀里,看了看小孩侧脸上的血迹和脏兮兮的衣服,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火。那三四个人倒是什么也没看出来,正准备上前。

 

  王俊凯转头瞪着四个男孩儿看了一阵子,竟是瞪得人心里发毛。连同阿宏在内五个人都怔住了,半晌,刘志宏才开口。

 

  “王……王老师……”

 

  那四人不约而同看向刘志宏,刘志宏咽了咽口水。

 

  王源扶着刘志宏去了医务室,敷了冰袋,脸消肿了,便回去上课了。倒是易烊千玺直接昏了过去,王俊凯把小孩背到医务室,校医说得躺一会儿。王俊凯又让那四个闹事儿的报了名字,然后让校医给他们的伤口消毒,便急匆匆地赶回去上课了。

 

  易烊千玺一直到中午才醒。脑仁一阵疼,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务室了。猜想着那四个学生和刘志宏应该都回去上课了,想起身却发现手臂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校医应该也去吃饭了,只好任由肚子“咕噜”叫着,盯着天花板叫。

 

  王俊凯推开门,易烊千玺侧脸看到了他,手里提着盒饭和药,嘴巴微张轻轻叫了声“老师好。”,尔后有些紧张地看着王俊凯。

 

  “放心吧小家伙,”王俊凯擦了擦勺子,“你的好兄弟叫的是我去,我和你们班主任解释了,不会处分的。”

 

  易烊千玺便没再说什么。王俊凯摆好枕头让他坐起来靠着枕头。易烊千玺在王俊凯的帮助下坐起来,还是有些吃痛,眉头皱了皱。

 

  易烊千玺试图自己吃饭,可惜手腕还肿着,而自己也不是左撇子,手有些使不上力,捏不紧勺子,第一口还没送到嘴里就掉到了床单上。王俊凯用纸巾擦去,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从易烊千玺手里拿过食堂的铁勺子,半勺饭半勺菜地送到易烊千玺嘴边。易烊千玺愣住了,奈何饥饿难忍,只好有些不好意思的张口,被王俊凯一口一口喂着。

 

  易烊千玺咀嚼基本不发出声音,正因为这样所以比较细嚼慢咽,今天是因为有些饿了才嚼的比较快,不过仍然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小孩儿好像真的饿了,垂着眼睛光盯着王俊凯的手和饭盒看,显得睫毛很长,也让王俊凯好几次误以为小孩儿要扑上来啃自己的手。小孩儿吃饱了又说了句谢谢,这才正视着他。

 

  这还是很久违的了。从易烊千玺能够自己握住勺子的时候开始,父亲就不准母亲像别家家长一样跟在屁股后面喂饭了。易烊千玺从那时就知道了要好好吃饭,不能依赖于别人了。当时他还很小吧,比现在的楠楠更小,这样要求一个小孩儿似乎有些苛刻,但不论是那是还是以后,易烊千玺都很少依赖一个人了。

 

  或许是王俊凯的举动让他觉得像是兄长吧,很值得依赖。王俊凯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盒膏药,一瓶消毒水。

 

  “学校的药没有药店里这两种效果好,刚才我问了问。”王俊凯轻轻拉下小孩左肩的袖子,肩膀上一大块淤青随机显现出来,王俊凯有些心疼,往上面吹了吹气儿,再贴上了膏药,又给小孩把衣服整理好。

 

  易烊千玺觉得王俊凯的举动有些好笑,弄得他肩膀痒痒的。

 

  “其他地方怎么样。“王俊凯拉过小孩已经贴上膏药的手腕,左右看了看。

 

  “不是很疼了……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易烊千玺笑起来,觉得隔壁班的班主任还挺可爱的,问长问短像个老妈子。

 

  王俊凯看着小孩儿笑,也觉得挺开心的。尤其是嘴角旁边两个小坑,竟能让人看得入神。

 

  “下午能回去上课吗?”

 

  “嗯,可以了。”

 

  易烊千玺动动胳膊,感觉浑身上下都舒坦了。

 

  “对了老师!今天是周三吗?”

 

  “嗯,”王俊凯看着小孩儿精神满满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脑门儿,“被打傻了?日子都忘了?”

 

  “没有……”易烊千玺摇摇头,然后借着王俊凯的肩膀下了床。好在腿倒没什么大碍,就是肩膀和背部有些淤青,脸部的小口子也都给洗掉了血迹,除了嘴角都看不大出来了。

  

   “好。”王俊凯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你这活蹦乱跳的,你们老班肯定以为故意旷课。”

 

  “那我就说被二班老师骗去干活了呗。”

 

  “臭小子。”王俊凯笑起来,让易烊千玺快点回了教室。

 

 

  “哥!千玺你活着回来了!”

 

  “没那么严重……就是挨了两棍子……”

  “呜哇哇哇哇哇我还以为你死在医务室了!”

 

  “你再说丧气话我就要把你扔出去了。”

 

  “好好好不说丧气话,”王源把零食袋子塞进课桌,“你可得好好的,在我心里你可是比薯片还重要的存在!”

 

  “……”

 

  “当然,女神排第一。”

 

  易烊千玺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抄起一本记录本往王源脸上一扔,王源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今天周三,你又可以见到你女神咯?”

 

  “对诶!中自习过去还有一节老班的课,然后就是了!”

 

  王源瞬间激动起来,叽里呱啦的讲述着上次他和刘志宏怎样完美配合,夺得女神欢欣。而易烊千玺则是拿着班长的笔记参考做着记录,任王源讲着,一般听着了一般没有。

 

  心情好嘛,谁去管他。

 

 

-

  王俊凯回家的时间也不晚,而易烊千玺也不早,两人凑着凑着常常能在路上遇见,有时候还有王源刘志宏那几个小哥们。

 

  打扫完正好在校门口遇上几个别的班的大个子,拉着他们不让走,王源就去器材室借了个篮球,非要叫上一起易烊千玺一起。其实易烊千玺的技术也挺好的,只前段时间一直没练,不过来了几下子就上手了。一群人撸起袖子,打得热火朝天。

 

  “王源!”易烊千玺传个球过去,没想到力气太大,王源差点就一个后空翻了。王俊凯接到球抛给易烊千玺,成功给接到。一群人看到老师难免有些尴尬,谁知王俊凯自己就加入了进去,接过球就是一个三分。其他人见状就纷纷融入,旁边也聚起了一小群围观的男女生,还挺热闹的。

 

  王俊凯的技术真是好。难怪有女生说见过王俊凯和别的老师打过球,特帅,特厉害。没见着真人版之前都以为瞎编呢,其实是真的。

 

  易烊千玺伤刚好不久,几轮下来还是有些跟不上。天气比较热,易烊千玺自告奋勇地去买了水喝冰棍,回到球场的时候差不多都在休息了,一个个汗流浃背,蜂拥而上,里面也有几个围观的混进来,也没人介意。

 

  老冰棍都没了,易烊千玺见就剩个甜筒,只好拆开来吃了。其实易烊千玺多买了几个,奈何围观的男生太淘气太机灵,一下就拿走了。王俊凯回办公室收拾完东西正巧碰见小孩儿走着,和易烊千玺一起走到了车棚。

 

  王俊凯看易烊千玺慢吞吞吃着甜筒的样子,笑着问道“不好吃吗?”

 

  易烊千玺递给王俊凯,王俊凯接过甜筒对着另外一面咬了一大口,突如其来的冰凉感刺激着牙龈,王俊凯仰头顿了顿,表情略微扭曲地咽了下去。

 

  “太甜了!”王俊凯喝了口冰水,把甜筒递给易烊千玺。易烊千玺边吃便笑起来,弄得王俊凯一头雾水。

 

  “老师……你刚才吃甜筒的样子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臭小子开始笑老师了是不是?”

  王俊凯看小孩儿像个猴似的乐得前仰后合,捏了捏小孩儿的脸蛋。

 

  易烊千玺跨上自行车,骑得很慢很慢,和王俊凯走路的速度差不多,要快一些,好在以王俊凯的身高腿长来说,跟上这个速度并不困难。

 

  两人一路走一路笑,王俊凯看着小孩被风吹成中分的刘海,伸手理了理,易烊千玺自己又理了一遍。两个人年龄差的并不算很大,6岁,能聊的东西很多很多。一点也不会觉得尴尬无聊。相处的都融洽自然。

 

  易烊千玺突然加快速度骑着,王俊凯见状跑了起来,两人一个笑着跑一个笑着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但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两个自在美好的少年,两个都是。

 

  “好了,快回家吧。”王俊凯等易烊千玺停完车,揉了揉小孩的头,故意把头发揉乱了。

 

  易烊千玺顶着一头杂毛也很开心。相处的久了把所有猴子本性显露出来,像是和王源一样。只不过对于王源是兄弟的吐槽腹黑,而对于王俊凯大概是小小的依赖吧。

 

  “老师再见。”

 

 

-

 

 

  很多学校陆续在考前放假了。身为一哥的王源召集了一大帮子同学,大家各自带一些钱,汇总起来一起玩。易烊千玺,刘志宏少不了,女神少不了,年级上的帅哥美女少不了,顺便应隔壁班美女的意愿请到了王老师。这下子齐了,王源也就满意了。

 

  王俊凯身为大哥哥的角色,跟着一帮子小孩儿到烧烤摊吃串儿。周围充斥着油烟孜然的味,几乎一整家都坐满了高三的学生,都是王源给带来的。易烊千玺抢着王俊凯手里的烤肉吃了,王俊凯笑起来,带着些无奈等着师傅继续烤,结果还是给易烊千玺吃了半串儿。这里的串是好吃,摊主大叔人也好,见这么多人还特意考了最新鲜最拿手的,让这群孩子吃了个饱。

 

  接着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去了KTV,包了最大的包厢,这才容得下这帮子人。多出来的钱又点了些果盘爆米花和橙汁给女生,其他几个小伙子,也包括王俊凯,直接喝上了。当然王俊凯不怎么喝,但也能喝,看到这些年轻小孩儿倒是生出几分感慨。

 

  易烊千玺酒量不好,才两瓶子就倒下了。窝在角落里昏昏欲睡。脸蛋红扑扑的,身上掺杂着酒气。王俊凯要了杯温白开,让小孩儿喝了下去。易烊千玺顺势把脑袋枕在王俊凯手臂上,虽然整个人往角落里倒。

 

  男孩们兴奋地叫着,起哄王源和女神,两人略有些羞涩的合唱了一首歌。大家唱着笑着,也有喝醉了开始哭闹额。王俊凯安安静静地看着易烊千玺半晌,两个人和氛围格格不入。

 

  王俊凯湿了眼眶,轻轻低下头吻了吻小孩儿眉心的痣,良久,恋恋不舍地抬起头。

 

  “我先走了,别太疯了小孩儿们。”

 

  “王老师Bye~”“老师再见噜!”“你是我的……老师再……苹果~”

  王俊凯望向这群孩子,笑着,关上门。

 

  关上门,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

 

 

 

  易烊千玺被王源扛回家。易烊千玺一声不吭直接进了浴室,一阵呕吐,压抑着哭声。

 

-

 

 

   考完以后就都放松下来了,大家闹的闹玩的玩

 

  易烊千玺翻来覆去。终于,想到合适的理由,直奔学校。

 

  还是那一间只有一个人的办公室。记得那次以后易烊千玺总爱跑到办公室里问问题,或者和王俊凯聊聊天,抢王俊凯的零食吃。像个小霸王,对王俊凯耍无赖。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笑意浮现,伸手想要敲门。

 

  门“咔”的一声打开。

 

  保洁阿姨拖着地走出来。易烊千玺被吓了一跳,看清后又舒了口气。

 

 

-

 

  后来,易烊千玺成为了老师。

 

 

-

 

  “千玺,我和女神的婚礼下周日,记得穿帅点。”

 

  “都在一起几年了还叫女神,还这么肉麻。”

 

 

-

 

 

  王俊凯偶然回到这座城市,已经34岁了。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当过老师,而是安安分分的当起了白领,工资可以,有一辆车,一套小公寓,没有结婚生子,过得挺好。

 

  易烊千玺侧着脸给同学讲着题。现在他有一个自己的小办公室,在这所学校教书很多年,当年从师范毕业就回到了这里,看着几批学生过去了,渐渐成点下来。

 

  易烊千玺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拐角处,两个女生正围着一个男人,男人笑着回答她们的问题,女生略显羞涩,但还是和男人搭着话。

 

  易烊千玺湿了眼眶,久久凝视,预备铃打响,女生匆匆道了再见跑回教室。王俊凯这次松了口气,抬起头对上谁的眼睛,突然笑的很灿烂。


  成熟的男人像个孩子似的。

 

  易烊千玺见他这副傻样子,忍着眼泪笑起来。他向男人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过身慢吞吞地走。

 

  男人一句话没有说,久久凝视背影,直到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距离预备铃五分钟的上课铃打响了。声音响彻走廊,随即响起师生们的问候。

 

  “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当年的小家伙啊,再也不是小不点了,成了老师了,也要遇见一群小家伙。血气方刚情窦初开的他们啊,真的很让人羡慕啊。

 

-

 

 

  易烊千玺回到家做好饭。等着弟弟回家。

 

  父母待楠楠成年后就将他放在易烊千玺身边。哥俩平常挺好的。

 

  “哥,我回来了!”楠楠奔到饭桌前,“饿死我了。”

 

  “快吃吧。”易烊千玺摘下眼镜,看着楠楠狼吞虎咽。

 

 

  啪嗒。

 

  啪嗒。

 

 

  也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啊。

 

 

  “哥……哭什么?”

 

  易烊千玺轻轻勾起了嘴角,小幅度摇了摇头。

 

  “怎么啦……看起来很伤心。”

 

  “不、不,哥哥不是伤心。”

 

  “那是为了什么?”

 

 

  “楠楠,你会懂的,哥哥哭不是因为难过。是感慨,感慨少年少啊。“

 

 

  “哦……哥,快吃吧,要凉了。”

 

  “好。”

 

 

 

 

 

 

 

END-

 

 

 

 

 

 

 

 

-

 

 

  嘿,王老师。

 

  其实那天你偷偷吻我的时候……我迷迷糊糊,是看到的。

 

  我觉得那一下子好难受,什么东西胀开来了。

 

  当我知道那是什么的时候,我想好了,我想找到你。而面对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我曾经……以为你会一直留在这里教书,每当放假回家,我会路过学校去看看你,拉着你陪我吃烤串,和你讲新学校的事情,然后你会笑的很开心,两颗虎牙露出来。

 

  我曾经也觉得我们会是好哥俩,像我和王源的那种,但后来仔细想想,你和王源于我而言,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重要的人啊。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自己吃下那盒饭,但我实在太饿了,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后还是被你一口一口喂的。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不曾被人那样喂过了。每一口都有填补我弄丢的东西啊,所以即便很饿也想慢慢的吃,让那种感觉久一点。

 

  我曾经认为自己不会去感化冰山的,实际我想,但当我去寻找冰山的时候,看见的只是一片汪洋,一望无际,视野开阔,不给我任何欺骗自己的机会。因为冰山就是再也没有了啊。

 

  我曾经怎么也不会想到王源把女神追到手里,下周就是他们的婚礼,也不知道是不是王源的那支甜筒还是一把伞吧,还是他那样的活力热情。如今和我同龄的他28啦,他要成家了。

 

  曾经有好多好多事啊。

 

  曾经有的黑色外套,彩虹伞,消毒药水,一次性餐盒,膏药,烤肉串,啤酒……

 

  几双手都数不过来的东西。

 

  哈哈,我是老了吗,开始感慨了,感慨少年,感慨年少。

 

  嗯。

 

 

 

 

  我曾经喜欢你。

 

 

 

 

 

 

 

 

————————————

 

可爱的美少女们……最近很忙吧,终于拼拼凑凑把它写了出来。

 

爱你们。

 

 

 

 

 

 

  

  

 

  

 

  

评论 ( 12 )
热度 ( 210 )
  1. 眠鳥-柠檬道长- 转载了此文字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