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催更的仙女们!虽然催了可能还低产!

写给智障泽的话


最近忙得跟狗一样,我想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件事可能会写好凯泽给你,当然你喜欢泽凯我也会试试看。


铃铛,或者是七街对我而言都一直只有一个很能干的站长。审核那会儿,不知道是你有先见之明还是出于意外就收留了刚开始跃跃欲试写文章的我吧,总之当年玛丽苏的文字是记不清了,只记得刚进站那会儿,人特别多,特别闹腾。那时候最爱在群里看你们说话、打嘴仗,觉得特别有意思。


后来的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先后的人退站,进站。会议开到10点,为了整顿整个站子,你不停的发语音。我们曾经调侃你的语音是要付费的,因为你很少发语音。但在那个时候,我听都听不过来一连串的长语音,试着努力的理解你说的每一句话,大家让你喝水,休息,你还是说。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厉害,让人心安。


你说想让铃铛的风格在饭圈中独树一帜,后来才决定叫做DangerZone_铃铛站,黑暗风。那时候我有些灰心丧气了,经历裁员旧的走了新的却没来。后来在微博上发招新微博,我恍然记起以前七街,还是个从空间招募成员的小站子,而我与七街的缘分,大概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有的时候内部关系杂乱,站子没法正常运营。那时候我就改改电台稿,听听我们的电台节目。有一次为了等你的惊喜,大家一同熬夜,然后你发来了自己写的电台稿,我觉得挺好,大家都是。


你为了属性问题摇摆不定。你一度认为自己是kw,那段时间总感觉你很迷茫,挺无助的。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劝解你把七街变成w站,你问我那我们这些团饭怎么办?我说,那就走吧。
沫妈,那时候还在。她说不许你这么干,好不容易认识了一群喜欢的团饭妹子。
对啊,属性不一样又怎么了?


图个开心。


刚开始写作那会儿,文笔很差,剧情狗血。(当然现在也不一定有多好)你却给面子地说很喜欢,要做我的粉丝,我很高兴。到了后来文笔有所改变,我也会帮你看看文,找找写手的毛病。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站子,也就等同是你,给了我一个定位,范围很广。一开始我只会在微博上约约关系吵吵架,一无是处。当时当你告诉我可以写文时,内心还是很兴奋很急迫的。


你说安稳变了,大家都变了。说话里的那些委屈让我心疼。我觉得你就是大家面前很强大而也会无助的强者。这就和我一开始不能接受喜欢的写手离开或者淡圈,我不理解为什么一开始喜欢到后来就不了。其实我们会变,大家都在变,只要不忘记最开始明了的那份心愿就好。


站子给了我一个职位,一份责任感。感激不尽,要是没有这些,或许我早就没有了对于这件事情的热度了。


当初还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新人,可能也想不到,现在竟成了老站员。迎接新的伙伴——其实现在大部分都是新人了,旧成员数数也就那么几个,也就最开始那么几个了。


我没想过离开。我是一个懒惰、能迅速适应环境而又不愿意接触新环境的人,因为我会觉得自己总是抛弃旧的与新的相来往,而相处的不长又要离开,以致于平常和每个人感情都不错最后谈起最怀念的,却还是没有,往往都是最旧的那几个。也不喜欢像身旁的姑娘们一样,喜欢某某,过段时间又不喜欢了,又喜欢别人了。可以说我很念旧,也可以说我很矫情。就像我偶尔听闻别人给我推荐好看的书,可我就喜欢把那几本翻来复去地读,直到记得故事情节觉得有些腻了,也宁愿再看一遍。因为那些文字承载的情感是我喜欢的,而那些文字,往往也很打动人,即便它不流传千古。


你也是个固执而又可爱的人,强大而又可靠的人。


上次喝的难受给你发消息,你骂我,然后告诉我,睡一觉都会好起来的,小傻子。


大家偶尔怀念从前热闹的一大家子,惆怅烦闷。但,想念完了,还应该接着往前。


有人走有人来,只是,想我这样厚脸皮又依赖感很强的人,我想你要是有一天赶我走了,那肯定是我干了不得了的事,那我才会卷铺盖走人。所以不管他们走不走,我是希望你永远在,而我也永远会在。


回忆起许多琐碎的事,当然还有更多,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我只希望过了今天的你不但会更坚强,而且会释然不能释怀的事情,然后,会活的比谁都快乐。活得比任何人都自在。


我也要学着为我们反击,总不能老被欺负啊。


暂且落笔,其实我还有很多想写给你的,直觉的再多说也无用了,来日方长,慢慢说道吧。

无需多言,只是很真诚地祝智障泽,生日快乐。



2016.4.22

23时02分

落款:文案/写手/永远感激你的柠檬



评论 ( 1 )
热度 ( 8 )

© -柠檬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